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职业交流 > 明教 >

《剑网3》明教门派、人物和场景介绍

  人物介绍:

  【教主】陆危楼

  波斯名为穆萨,明教创派教主,曾任波斯琐罗亚斯德教派教中长老,陆危楼本来是纯正的中华血统,祖上乃是丝绸之路上的大商贾,为了躲避南北朝的战乱,避难定居在波斯,陆危楼也正是在这么一个中西文化碰撞的家庭长大的。陆危楼精通中华、波斯、日本等多国语言,自幼学富五车,且因家世之故,具有非凡的商业才能,故而在人才辈出的琐罗亚斯德教中也能担任影月长老之位。

  唐神龙二年(公元706年),陆危楼和知交霍桑·阿萨辛对祆教二元论教义生疑,便在当年,两人弃波斯祆教于不顾,携手东来中华。

  陆危楼具有多年传教经验,他来到中原,便开始各自传播自己教义,不过旬月,便有为数不少的教徒入教。景龙元年(公元707年),陆危楼得九天之助,取光明之义,率先创立了明教。

  他明教创立之后,经营得法,不过十年,明教声势便已凌驾中原各大门派之上。

  陆危楼心怀远大,他见此时明教信徒甚多,更想从此让明教成为中华国教,凌驾诸种宗教之上,他首先要做的,便是一统中原武林。

  陆危楼才华出众,武功又强,立下志向之后,明教着实干了许多大事。

  唐开元五年(公元717年),明教四大法王联手上纯阳,闯出纯阳号称不破的星野剑阵。明教声势更盛。几与少林比肩。

  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陆危楼独身上嵩山,挑战少林方丈渡如(73岁),千招之下以火焰腿败之。至此明教光明令锋芒所指,群雄辟易。

  然而明教发展过于迅猛,门下弟子难免良莠不齐,常有弟子气焰嚣张,借明教之名头行不轨之行,武林中人大多畏惧明教声势,敢怒不敢言。明教本是异域传来之宗教,教内本有诸多不合中原习俗的规矩,原有许多江湖中人视其为外敌,此时明教教众行为不检,敌视明教者渐增。只是当时恶人谷凶焰滔天,是以明教尚不至成为白道武林矛头所向。

  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恶人谷惨案”之后,中原武林组成浩气盟,恶人谷中人终被困于谷中,此时明教与各大门派的冲突日益显露出来。

  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丐帮与唐门联手于枫华谷围攻明教,却因消息走漏,联军大败。明教愈加不可一世。

  “枫华谷之战”以后,明教在中原第一的地位事实形成,明教的扩张再也没有人能阻挡,在长安,唐玄宗为明教修建了一座宏伟的大光明寺之后,标志着明教发展到了顶峰。然后,所谓强极必反、盛极必衰,被连续胜利冲昏头脑的明教众长老不顾教主陆危楼的反对,更加急于扩张,急于毕一役而竟全功。

  明教诸位首脑感慨明教多年来顺利局面,认为江湖之上,再也无人可以阻挡明教锋芒,向朝中拓展势力之时机已然成熟。于是此后数年,明教尽遣手下,开始频繁向朝中大臣伸手,欲借此巩固明教之宗教领袖地位。不料此举却引起皇室的恐惧。

  终于,明教的动作引起了唐王朝的不满,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唐玄宗颁布“破立令”,宣布除了名单上宗教以外全部为邪教,勒令解散。明教自然首当其冲,但是正处在盛头上的明教再次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竟然想向唐王朝挑战,甚至筹划一场活动,进宫逼谏。但这一切很快就被天策府所探知,唐玄宗大为震怒,下令全歼明教,格杀勿论。

  通过明教叛徒的告密,“东都之狼”天策府得知了明教的主要人物都会在大光明寺聚会,天策府迅速出击。在少林寺等门派的协助下,一举击杀明教高层数十人,教主陆危楼仅以身免。

  “大光明寺事件”之后,明教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江湖上对明教怀恨在心的门派纷纷趁此出手,明教遭受重大打击,各地的据点纷纷被剿灭,教徒大量被抓,穆萨不得不举教西迁,重新招兵买马,以图东山再起。

  “光明寺之战”以后,伴随着明教的大举西迁,中原地区的一些原明教信徒突然形成了短时间信仰上的宗教真空,这时候同属祆教分支的红衣教悄然兴起。同样的信仰使得红衣教接纳了大批普通的信徒,实力急剧扩大。

  明教兴盛之时,曾于栈道附近大兴土木,建造“大光明殿”一所,大殿尚未完工,光明寺事件发生,明教教主穆萨以下,举教西迁,教中剩余财宝大多置于此地。陆危楼特遣方土旗下副座阎本看守大明殿中钱财重宝,阎本身负重任,却为钱财所惑,数年来花费无度,侵吞明教财物甚多。

  天宝年间,明教在西土形势渐好,陆危楼决意起出财宝,徐图重返中原。

  【圣女】陆烟儿

  天宝四年,陆烟儿十九岁。她手扶省乐楼楼侧栏杆,她看着楼头细雨点点,看着楼子下面街道两头穿行的波斯男女们来去匆匆。这是一个历尽了千年沧桑的国度,这里和故土一样,盛行一夫多妻的习俗。这里的女子有着蜜色的肌肤,晶莹的碧蓝色大眼睛,她们全身戴满了作为装饰的臂环、脚镯和手镯,上面刻有波斯人信仰的护符,多数波斯女子在中原人眼中看来极为美貌,然而这里的女子们却有着中原女孩儿无法理解的奇怪风俗,在家里,妻子们会穿着无袖的短衫,前面开口的短赏,长只及大腿中部的裙子,供丈夫欣赏。但每逢她们出门之时,就会用长袍把自己完全包裹起来,甚至连丈夫也认不出。

  她从小在中原南国长大的。在她的记忆中,从前发生的许多事都已模糊不清,除了长安连绵不停地下着雨的雨季,陆烟儿便惯常坐在门前的青石阶上,看着长安街头那些美貌的女子,她们和撑着油纸伞的情人在雨中欢快地走过,那里的街市从来也不似波斯这般死气沉沉。圣教的叔叔们常夸奖她玉雪可爱,都道她长大了定是个倾国的美人儿,她便红着脸躲进屋里,偷偷问娘等她长大了,会不会也有个俊秀的公子哥儿每日撑着油伞在雨中等她,娘便多半会笑着点头。

  九月十三那天,也是个雨天,陆烟儿又在街头雨里玩了一整天,到黄昏时分,她便又乐呵呵地跑到娘的房里闹,娘便笑着逗她......

  这天是大唐开元二十七年九月十三,中土明教顶尖儿的人物齐集于长安大光明寺,明教教主陆危楼这天便要亲自主持发动全教谋划已久的“圣火”行动,消息泄漏,明教高层受“东都之狼”天策府与少林高手围攻,唯有明教教主陆危楼一人漏网。

  这便是许久之后陆烟儿从江湖中听说的“大光明寺之变”,但她知道,那天从大光明寺冲出来的,不只父亲一人。

  她只记得房门突然便被推开,陆烟儿已经看到了门外阶上挤满了人,那些都是教中的叔叔伯伯们,他们一身月白色的袍子大多上都染了许多血,外面的风雨声呼啸着传进来,她这才知道雨已经下得这般大了, 六年过去了,陆烟儿还是很难想像,她会如此突兀地踏上逃亡之路。

  外面声音很吵,听起来便怕人得很,爹爹进来给她亲手披上蓑衣。

  “烟儿,现在你就跟着你七叔儿走,其他的人,都要小心!”,爹爹将身让开,她这才留意到爹爹身后原来是跟着一个人的,这人一身灰色的长袍,身无长物,头上戴了个避水的斗笠,相貌平平淡淡,这人不是教中弟子,陆烟儿从未见过,她唯一惊奇的是这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儿的样子,年纪尚轻得很,但听爹爹的语气,提到他时竟是甚为郑重。那青年听完陆危楼的话,踏前一步,弯腰便向陆烟儿点了点头,又笑了一下。

  这是她与卫栖梧的第一次面,其后那段时光中所经历的一切她都记得出奇的清晰,圣教在大光明寺中折了许多好手,但还是有不少人杀了出来。不过,整个长安已经成为一张专为明教这条大鱼撒下的大网,他们冲出家门的一刻面对的便是厮杀。

  明教长安中伏,江湖各个与明教积怨的门派势力闻讯纷纷中途出手,光明寺一役后半日之内,明教中土各大分舵皆被摧毁,那时的陆烟儿还小,许多事还不明了,许久之后,当她在域外与父亲重逢,得知了带着她万里漂泊的七叔便是“长风万里”卫七之时,才知道卫氏轻功,向来号称天下无双,“长风万里”卫栖梧,本就是夜走千家,劫富济贫的侠盗,一路上无数的艰险,若是只有卫七一人,早可走得无影无踪,如今仔细寻思,卫栖梧平凡的面容,却是天下最能令她安心温暖。

  数年来,她全心随爹爹修习《圣火典》,教中大小事务悉心过问,便是想令明教可早日重返中原,她便也可早日见到七叔。

  陆烟儿之名,本为米丽古丽所有,陆危楼四年义女,亲女仍取此名。

  【右护法】沈酱侠

  明教右护法,陆危楼义子。

  沈酱侠乃是明教教主陆危楼早年所收义子。陆危楼创立明教,声名威震天下,生平却唯有一件恨事,那便是年届三旬尚无子嗣,俗语有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何况陆危楼乃是陆家家长,此事更加关系到家族传承之事。

  唐景云二年(公元711年),陆危楼胞妹陆香菜将自己二子沈酱侠过继给乃兄为子,以延陆氏血脉。沈酱侠承袭了陆家一贯的聪颖天资,学问武功,皆非凡俗,深得陆危楼与夫人洛樱喜爱,明教弟子眼见如此情景,皆是视之为少主。

  开元三年(公元715年),陆危楼孤身出游,偶见一回纥男子对一清秀女童百般虐待,四周路人无人过问,且指点嬉笑,陆危楼上前过问,才知这女童竟是男子之女,这人向有虐待家人之癖,其母与其妻皆是被他欺侮致死,如今却是轮到他的小女儿米丽古丽了,周遭众人却是习以为常了。

  陆危楼闻言甚感不快,他二话不说,一掌便将其震死,附身抱起女童,再将周遭围观众人一一击杀,扬长而去。

  他老来无子,见到此事方才如此无法容忍,待得他返回长安,这女童却被夫人看中,强要收为义女,此番却是他不曾料到。

  女童从此更为汉名陆烟儿,她玉雪可爱,温柔可亲,待得姿容渐长之后,更是艳丽绝伦,想到她苦难身世,陆危楼夫妇对她更加疼爱。教中几位波斯来的长老提议之后,陆烟儿于开元七年(公元719年)被立为下代圣教圣女。

  沈酱侠与陆烟儿两人年纪相若,极为投契,陆烟儿自小到大,除随在父母身侧,便是与这个哥哥玩在一起,两人年纪渐长,便出教闯荡,陆危楼武技深湛,两人得其真传,自是出手不凡,不过两年,魔教金童玉女的名号已然远播武林,明教众人更是齐声夸赞教主后继有人,陆危楼平生之憾便是子嗣一事,义子义女出色已极,他自是最为喜悦。

  常言道日久情生,沈陆经年共处,情谊愈深,两人携手江湖,同看涛生云灭,云开星现,心下皆是说不出的愉快和乐。只是他们心中都知,两人虽非血脉同源,却实为名位已定的义兄妹,尤以沈酱侠自幼受陆危楼儒家文化教导,更是难以解开此结,故而每每陆烟儿言谈之中涉及此事,他大多避而不谈,然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这年,此事终是让他们再也无法避开。

  这年陆烟儿年满十七岁,圣教上代圣女寂灭,明教许多教义本是源自波斯,许多新进教众对圣女传承这等明教至高秘辛都是不大明了,直到陆烟儿登基大典前几日,她方被传教长老告知圣女乃是圣教之中最为圣洁之人,圣女即位之后,便可休习教中连教主也无法修炼的圣典《断情》,修习精深之后,凡俗事务,再也无法浸染其心。

  圣教圣女向来为教中弟子心中所向,地位与教主平起平坐,尊崇无比,传教法王只道陆烟儿定然欣喜无限。

  不想陆烟儿却是极尽惶恐,忙于当夜与沈酱侠商议如何应对此事。陆烟儿深知圣教待圣女大典如何看重,即使两人身为教主儿女,大典之事也决不会稍有变更,她本为回纥女子,刚强泠洌更胜普通男子,当即便要与沈酱侠出教远逃。

  而沈酱侠心中,父亲陆危楼积威极深,况且他受儒学浸染甚深,此等形同叛父叛教之事他却一时无法决定,踯躅难决。陆烟儿苦劝良久不得,颓然离去,举步之前却与沈酱侠约于三更,望他速下决断。

  沈酱侠苦思良久,无法决断,终于决定亲自向陆危楼求恳。

  陆危楼惊闻此事,心下大怒,圣女大典,何等大事,即令自己身为明教教主,也决然无法动摇此事,他无法之下,只得将沈酱侠监禁起来。

  陆烟儿在房中收好了包裹,终宵苦候,但终是没有等到心上人敲门的声音,三更一过,她的小竹居却被教中弟子围得插翅难飞,炎暑盛夏,陆烟儿却只觉心里凉的似被冰住了一般......

  七月十三大典过后,陆烟儿站在接天台上,身穿圣袍,未向台子下面的沈酱侠望上一眼,便直入冰心宫,修习《断情》秘技,她对沈酱侠失望已极,故而却是真心要修炼,只是历代明教圣女,皆是心无凡务的女子,陆烟儿除了哥哥,甚少能与教中其他弟子相处,便是为此。此时陆烟儿心中情丝纠缠,却绝非修炼《断情》之正道。

  圣女登基之后闭关修炼三年,冰心宫自有教中元老看护,沈酱侠此时悔之晚矣,每日只于冰心宫前翘首苦盼,只望两人有望再次相见,却是渺茫得很了。

  此后两年,明教总坛之内,常有年轻美貌女子不知所踪,教中弟子甚为惶惑,盘查下来却是毫无头绪。

  终于陆危楼亲自出手追查,这才查出原来陆烟儿修炼《断情》已然入魔日久,她心中对沈酱侠懦弱固然怨恨,却是更加痛恨明教这一规矩,修习典籍愈久,心魔愈甚,终于一发无法收敛,她错解典中精义,每隔一段时日便要捉来美貌女子,放血洗浴。这夜她再次出手掳人,却被陆危楼追随在后,两人当即动手,陆危楼出掌伤敌之后,方才发现这魔头竟然便是自己从小疼爱的女儿,他心下痛楚,终始未能下得杀手,陆烟儿尖声长笑,遁出明教。

  此事乃明教大恨,涉及如此隐秘,教中只有几人知晓,对外却从不提及,陆危楼大悲之下将此事告知沈酱侠,他却坚决不信,直到他亲自在冰心宫中搜出无数枯骨,方才无话可言。

  此后不过几年,“圣女”米丽古丽血洒江湖,做下无数杀劫。

  千岛长歌门、苗疆五毒、江南藏剑等诸多武林名门都有女弟子惨死在她手上,终于惹得各大门派派遣高手围剿,开元十六年(公元728年),四大派门下围剿米丽古丽于昆仑山脉,沈酱侠不顾武林不齿,出手相救,金童玉女再次联手,两人力敌诸派高手,创出重围,此役实是轰动武林。

  不料此役过后,米丽古丽却宁可入恶人之谷,而已不愿随他回返明教。

  沈酱侠经此重创,一改往昔懦弱性情,参与教中事务渐多,于教中渐露锋芒,明教光明寺之变后,沈酱侠得任右护法,实为众望所归。

  陆危楼此事过后废除圣教圣女必须修习《断情》之规矩,引起许多元老大为不满,却是后话,此处不提。

  【左护法】何方易

  何方易原本就是霸刀山庄的二庄主柳浮云,柳家四子一女之中,柳浮云便是天资最卓的一个,北地霸刀山庄老庄主柳风骨的成名兵刃,宝刀“吞吴”便是亲传给了柳浮云,柳浮云年方二十之时,已将家传“霸王刀法”修到第十五招,柳五爷曾赞他是天生一双用刀的巧手。

  柳浮云手中“吞吴”刀,乃是霸刀山庄家传宝刀,刀身极短极薄,只有二尺三寸,从到侧看去只见一条白线延展开来,刀宽却有两掌。此刀形状怪异,取“吞吴”之名,乃是以一敌千之义。“吞吴”刀也是历代庄主的信物,柳五爷传刀之时,也是将霸刀山庄的百年威名交到了这个二儿子手里。

  柳浮云性喜交游,他年少成名,俊逸多金,自是朋友众多,故此一年倒有半年游历在外。也因此三弟带幺妹远赴藏剑挑战之时他丝毫未曾得知,就连幺妹柳夕独自一人跑去藏剑山庄寻叶炜,他也是许久之后回庄才知。

  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三月,藏剑叶三少与霸刀柳夕相逢于西子湖畔,结下患难深情,叶炜虽早成废人,柳夕仍不顾家人反对,决意生死相随。

  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八月,柳浮云自漠北登萨格玛峰归来,返回霸刀山庄,得知从小与自己最为要好的幺妹柳夕竟然远嫁素来与霸刀山庄不和的江南藏剑,嫁的更是那个叶家的老三叶炜。叶炜这人,在江南一带薄有名声,但此人据说跋扈的紧,自己交的几个江湖朋友都在他手上吃过大亏,据说这人找上门去之时,从来不曾问过他人是否愿同他比试,使强出手,偏还胜了之后大肆贬低对手一番,让人输人又输脸,这人拿了一对儿破剑子,偏要称什么“无双剑”,真是小觑天下英雄了,柳浮云最气的便是当年对自己最为崇拜,百依百顺的妹子,如今却去跟了这个无赖也似的小子。他几欲当下便杀去藏剑持刀索人,但他又观柳夕送来之信,只见妹子尽于信中诉说自己在藏剑过得如何之好,叶炜待自己如何礼敬,藏剑山庄上下都未曾将她当做外人看待等言,柳浮云一气之下,便绝了赴藏剑之心,心中却道既然妹子安适得意,那也便罢了。此后五年之中,柳夕尽管从未断了家信,却也未曾回过霸刀,柳浮云不免有些气恼妹子半点也不念家,但他本是倨傲之人,何曾想过到藏剑去见见妹子。柳浮云刀法越加圆熟,五年之后,几成武林少壮辈中有数的高手。

  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叶炜携妻女返家,柳夕却因出身遭受叶孟秋冷遇,叶孟秋坚拒叶炜带柳家母女入住藏剑山庄,叶炜无奈之下,苦笑离去,全家只得迤逦千里,前来霸刀山庄。

  柳浮云眼见柳夕身子羸弱,面容消瘦,再经详问,这才得知柳夕自嫁与叶炜之后,却是从来未曾过什么安心日子,只住在街头借住的小屋之中,到得最后,已然生子,却是未曾得进藏剑山庄一步,柳浮云眼见当年那个水灵美貌的妹子如今刚过双十,却已华发渐升,这几年受藏剑冷言冷语,不知折了多少寿算,一肚怨气全然发作到身旁叶炜身上。他大怒之下,言语之中自是没有什么好话,他心伤妹子受辱藏剑,便将藏剑自老庄主叶孟秋到护院打杂之辈痛骂了个便,拔刀要与叶炜决个生死。叶炜原也非善于隐忍之人,他不得藏剑家人所谅之时也从未求恳过半句,只是扭身走了,本已负气良久,现到霸刀之后,又遭柳浮云如此辱骂,他那样的性子,又怎能再忍得住。

  柳浮云与叶炜含怒出手,这一战方才言语之中已然关系两家的声名,两人自是不肯退让。交手之中,意气更激,几个回合之后,用的竟然便都是杀人取命的招式。

  柳夕眼见夫君与二哥剑拔弩张,眼见是生死立见之局,她别无他法,惨然引刀自尽。

  叶炜与柳浮云皆是心痛柳夕之死,悲愤交加之际全力出手,只觉此人不死,自己实难倾斜心中愤怒,柳家眼见大小姐殒命,再不依江湖规矩,柳两人终究双双重伤,却为老庄主所救。柳家上下皆不明柳五爷为何搭救叶炜。

  柳浮云不明父亲为何阻止自己杀死叶炜,他无计可施,愤而离家。他心中激愤,只觉当年那个整天跟在自己左右的小女孩儿再也见不到了,她在自己身边之时,从未受过半点委屈,自己若非常年在外,妹子定然还是霸刀山庄的喜乐平安的大小姐。自己若是能稍加克制,自不会和叶炜生死相见,妹子也绝不会死。

  柳浮云心头悲苦无限,自责至深,只是整日颠狂奔走,不饮不食。他内功深湛,如此却也支撑数日,终于一日一跤栽倒,为明教妙火旗旗下青年火炮手杨青救醒之后,却是再也记不起从前之事。他自名何方易,虽然尽忘前尘,却是隐约间觉得自己曾经历一桩不想记起的极大惨事,是以日间却多是仍陷于茫然自苦之中。

  大唐开元二十七年,光明寺之变后一日之内,明教中土各大分舵遭江湖各派联手打压,柳浮云保护杨青杀出重围,辗转回到波斯分教,明教中人方知蜀中分舵竟然有这样一个高手,此后数年,柳浮云以何方易之名担负教中数次任务,他本是霸刀山庄的下任掌门,武功智计均是出类拔萃,略加施展,自然脱颖而出,明教正值用人之际,有此人才当然破格提拔,何方易便就此成为近年来明教升迁最速者,其后教主陆危楼亲自考验,何方易掌中“吞吴”刀更被他推为西域第一刀,遂提升何方易为明教左护法。

  何方易善于吹箫,霸王刀法威力太大,他平素却并不配刀,而是以萧代刀,已然所向披靡。

  【冰魄寒王】丁君

  王”丁君,年纪虽方近中年,成名却是极早,丁君修习武学名为墨冰指,单以武技而论,丁君早可名列当年明教护教法王之中,只是明教教主陆危楼不喜他为人过于阴冷,狠辣,是以只令他担任洪水旗掌旗使一职,丁君残忍好杀,但凡麾下洪水旗所到之处,少有留人活口之时,故而结怨甚多,甚至明教教中弟子对他略有不满。

  丁君虽早知众人对他之见,却仍是依然顾我,从不曾稍有改变。

  丁君冰禅指奇诡狠毒,与他过手,即便受伤之人,体内血脉也会逐渐凝结,最终结冻为冰人,丁君出手,向来不留余地,故而多为江湖中人所忌。

  十一年前,丁君受命蚕食西南武林,嘱他循序见机行事,丁君却施展雷霆手段,对五毒弟子施加打压,终于激起五毒长老艾黎出手。艾黎毕生精研蛊毒,其拿手技艺便是冰蝉蛊,他隐忍良久,出手一击,将此蛊种在了丁君身上,丁君自身所蕴寒毒,本为经年苦练之功,人体经络体脉本有极尽之处,他便是再多容一分也是难得,何况冰蝉之蛊,乃是极寒之物,丁君中招当日,全身血脉几乎冻僵,幸得他功利深湛,这才得麾下弟子运返总坛。

  其时陆危楼以九层《圣火典》功力,全力为丁君驱却寒毒,虽保住丁君性命,却终是未竟全功,丁君体魄,此后再也无法经受任何温暖之物,即便生人体气也不可常近,明教天工公羊未取来天山冰魄合昆仑寒铁为丁君铸造一球,晶莹剔透,内蕴极寒,名之为造化轮,将其置于其内,如此方才延续丁君之命。

  丁君虽再也过不得常人日子,却得造化轮每日极寒锻炼,武技更进一层,明教大变之后,丁君继任法王之位,人称“冰魄寒王”。

  丁君深深的爱慕着圣女陆烟儿,外人皆无法理解。

  (丁君与人打斗之时,无法离开造化轮过久,丁君居所,也为阴凉之地,是以真正打斗,可以发挥之武技大打折扣)

  【夜帝】卡卢比

  夜帝卡卢比,是一个来自歌朵兰大沙漠的跋汗族人。

  歌朵兰当地人土语中含义是“暴躁的恶魔”之意,当地白日与夜晚温度差异极大,日间岩石之上可烤熟生肉,夜间却是滴水成冰,片刻便能把人冻僵。

  然而歌朵兰却不只有其狂暴的一面,在广袤的沙漠之下,更蕴含了无数的神奇,歌朵兰沙漠的地下,天然有无数地窟生成,地窟大小皆有,错综相通,其中更有微弱天光投下,在这里争斗了四百多年的跋汗族和塔克族两族大多都是生活在阴暗地下。

  从卡卢比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起,看到的便是广阔的地窟,地窟之中各种菌类本可令生长于此的跋汗族食物充足,然天意弄人,如此广袤的地下,却只有一处较为充足的饮水之处,占据水源的一族,自可大肆繁衍子嗣,不虞有缺水之患,而另外一族只能四处寻找偶然遇到之水洼,往往连现有人数供应尚无法支撑,频繁有族人死去。两族为争夺这一地下宝地,历代相斗,不知已然死去多少族人。本来斩草除根,占有水源一族壮大之后,想来应可将另外一族剿灭,但每次争斗之后,错综之道路却会断绝追击的方向。而失败一族却绝不会给胜者壮大之机,每隔一段时日,定然有勇士拼死前来突击,力求击杀异族幼童。

  跋汗族的男子自出生起,便须接受严酷训练的命运,卡卢比出生之时,水源正被塔克族占据,故而跋汗族多数女童出生之日起便会被杀死,而男童中只能留存在试炼中展现出优异天赋的那些。

  卡卢比是这一代男子中最为优秀的一个,他对舍哎(负责族内传授攻击技艺之人)教导的技艺领会之快之深,令所有族人震惊,到他十七岁那年,他已经在三次突袭中平安归来,卡卢比全身布满的伤痕见证了这一点,卡卢比凭借他的机敏和力量,逐渐成为族中夜之队的首脑,他的步伐在黑暗中飘逸如风,轻柔无声,他的短刀快得连舍哎都看不清,他的暗杀技艺已经超越了历代最强的族人,大家皆称其“拓凡”,古语便是“暗夜中的妖灵”。

  时轮转到七十一个回旋之日,卡卢比率队发动奇袭,击杀塔克族三大头领,跋汗族抓住了这一重要机会,一举夺回了水源。

  卡卢比此时已被许多族人看做下一代族长人选,这也引起了本代族长的猜忌。

  跋汗族人,也有其自身信仰的神人,他们历代居住在幽暗的地下深处,只有洞顶之上投下的线线奇异光亮指引他们的方向,令他们感受到一些光明。他们无法解释为何如此幽深的地底也会看到这样的光明,跋汗的祖先们相信,那是一位神人赐给他们的光明,他从天上将光明投于地底,照耀族人前行,他们尊敬地称呼这位神人为光之神。

  大唐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卡卢比被诬暗中诋毁大神,受到族中夜之队的追杀,卡卢比奋起反击,凭借他多年的经验和超卓的身手,辗转逃出了大地窟,来到了地表。

  当卡卢比把头探出他挖掘出的洞口时,他了解了为什么歌朵兰被称为“暴躁的恶魔”。

  接触到歌朵兰沙漠上空的那一瞬间,卡卢比自出生起便居于黑暗中的双眼正迎上正午直射而下的日光,他的眼球针刺样的疼痛,一瞬间失去了光明,之前日光下广袤的大沙漠下给他无比的震撼,但他更为惶恐的是身后将要接踵而至的追杀,外面虽然恐怖,他更知道族内对待判神者的残酷惩罚,无论如何,他绝不敢再回到那里。

  当卡卢比了解到歌朵兰大漠的真正恐怖时,失去双眼的他已经无法返回那个爬出来的洞口了。

  大漠日间的烈阳,将他体内的水分迅速蒸干,夜间的冰冷也远比地下更为可怕,卡卢比用他强健的体魄和意志支撑了五个日夜,当第六次迎来太阳的升起时,他开始疯狂地诅咒这个让他置身如此困境的大神,他知道,这六日来,他从来没有再遇到过一个可以交流的生物,这里一定是恶魔的狩猎区,他再也无法走出这个恶魔的怀抱了,歌朵兰大漠将是他的长眠之地。他想起夜之队中那些被他亲手割断喉咙,此穿心脏的兄弟们,他们死前愤怒的眼神,一定到临死都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个污秽的叛神者吧,真希望能再次回到幽暗的地下,亲口告诉他们自己看到的一切啊!

  卡卢比的情绪逐渐陷入了错乱,他大喊,狂叫,终于逐渐无力,他感到自己将在这片黑暗中永眠了......

  这时,他听到了一生中最美妙的声音。

  若然晴空下的二人在这样的情境下相逢,怎样的事情发生也是有着可能的吧?

  那是与族中语言差异甚大的一种发音,他听着那个动听的声音说着些什么,却完全无法听懂,但一囊清水足以让他领会这个女子的善意,这个女子与族中女子的声音差异甚大,她的声音清脆悦耳,而不是那种常年缺少水分滋润而形成的沙哑之音,这是卡卢比来到这里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他大口大口地吞着口水,心中想着这女子该是什么样子,却从未想过此后两年岁月,两人都要一起度过了。

  于睿与卡卢比的相遇,她虽因机谋被江湖中人称为天下三智之一,但于睿喜好之物甚多,其中便有一桩乃是探查天下离奇地貌,开元二十三年,于睿正在探查歌朵兰大漠隐藏的神秘故事,她行事稳妥,深入大漠,自然带有驼队和充足的食水,只是,行将半月,却并未有和发现,这日她听到有人大声呼喊,心中其实大喜,卡卢比发色深灰,肤色惨白,与于睿所知各国人物皆有差异,于睿心思机敏,当即推测卡卢比身上当会藏有有趣之事。

  于睿将卡卢比带出大漠,寻了个清静之地,就此安定下来。

  于睿悉心教导,半年之内,卡卢比已可勉强与其闲聊,于睿胸藏丘壑,舌灿莲花,将天下事物说的生动绚丽,莫说是卡卢比这等出身,便是常人,也会为之深深吸引。

  卡卢比多年磨练,又曾担任族中首脑,气度风范,也自由威严,而卡卢比身量高大,灰发赤眼,皮肤白皙,面目细腻,在于睿眼中看来实是甚为迷人。

  卡卢比双目为日光所伤,却并非不治之症,于睿以纯阳三生悬叶丹敷于其眼,反复半年,终于将其眼疾医好。此后两年,两人便在无幽谷中度过,于睿乃是卡卢比在地面见到的第一人,他对于睿极为依恋,是以卡卢比思量时机,终于照于睿所言中中原男女婚嫁之礼向其求婚,不料第二日于睿便留书出走,原来于睿早以对师兄谢云流芳心暗许,故而虽对卡卢比好感甚深,终因自己心底不安,离他而去。

  卡卢比此后曾数词上纯阳寻找于睿,于睿皆是避而不见,卡卢比伤心之下,流落江湖,后加入明教,专责暗杀,黑夜乃是卡卢比最为熟悉的沙场,他暗夜一击,即便武功高他一筹之人也难以抵挡,几年过去,江湖流传明教出了个无影无形的超级杀手,人称“夜帝”。

  光明寺之变后,卡卢比升任护教法王,他离开地底已有十余年,但身处艳阳之下,仍会不时思念故乡黑暗中的凉意,然而最为令他挂心忧虑的依然是纯阳的那个女子。

  【双头魔王】克辛波 克鲁泽

  魔王,克辛波、克鲁泽乃是明教首代法王,兄弟两人同胞双生,同居此位,两人本是波斯人,陆危楼从波斯带来的祆教教中元老,明教在中原稳定之后,克辛波将法王之位让出,自己和哥哥回波斯分教为明教培养新进弟子,不料明教中土受挫。昔日教中老兄弟尽皆被害,他闻讯当即冲出江湖,曾与克鲁泽入中原击杀参与围攻明教门派之弟子,手段残忍,人称“双头恶魔”,后因各派高手围攻,方才返回西域。此时明教人才人才凋零,克辛波与克鲁泽复位,任四大法王之首。

  克辛波年纪虽老,暴躁的脾气却半点没有改变,他兴之所致,往往随意呼喝、惩罚教中子弟,明教弟子之中对克辛波所行不满之人甚多,但因克辛波位高权重,教主又对他十分信任,只能逆来顺受。

  克辛波脾气虽然暴躁,却唯独对他同体胞兄克鲁泽另眼相看,他与克鲁泽兄弟两人父母早亡,感情甚好。

  两人形体怪异,克辛波年少之时性情十分懦弱,常遭邻里少年欺辱,多靠兄长克鲁泽照护。一日兄弟两人又遭多人围殴,克鲁泽保护克辛波头部受袭,脑部重伤,伤愈后虽然强壮依旧,从此所思所想却与襁褓小儿无异。克辛波唯有带着兄长四处求救,然两人皆是无依幼童,自然遭受无数白眼,克辛波在此等情状下辛苦度日,喂养兄长,直到被恩师看中。克鲁泽全因克辛波方才变成智障,故而只要克鲁泽但有索求,克辛波无不一一办到,明教中人皆知,克鲁泽乃是克辛波最不可触犯之逆鳞。

  克鲁泽与克辛波心意相通,与人作战之时周身几乎毫无死角破绽,只是克鲁泽因智慧所限,往往无法紧跟克辛波之思路动作,此乃双头恶魔唯一破绽。

  开元年间,克辛波与克鲁泽回返西域负责训练西域明教弟子,后来中原明教发生光明寺之变,损失惨重,明教西归,数年后,克鲁泽逝去,明教高手凋零,克辛波重新出任教中法王。

  【三心情王】左思

  西域波斯竭力培养的新生代高手。自波斯明教分教设立始,陆危楼便着力培养教中新生弟子,以提供明教在中原迅速扩张之后备力量,左思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以他的武学,早应被召入中土明教,却因教主担心陆烟儿安全之故,一直被指派为圣女团团长,左思一向对此略有怨怼。不过,他也因此逃过了中原的劫难,中原大败之后,左思被提升为护教法王。

  左思父母皆是明教信徒,明教于中原诸般成就令他对教主极为崇拜,在他心中,陆危楼便是神一般的存在,左思只对教主陆危楼一人忠心,其他明教弟子,即使与他关系和睦,但一旦涉及到教中规矩事务,绝无通融之处。

  陆危楼也因此对左思最为放心,也因此命他担任圣女团团长一职,将护卫大小姐陆烟儿的重任交托给他。明教之中,对陆烟儿仰慕者甚多,其中更有身居高位之人,左思谨守规矩,不讲半点情面,无一通行。待到当年教中火焰大会之时,圣女团团长登台总结,将这半年来曾想打扰大小姐之人及其前来次数,一一讲明,令名单之上弟子大失颜面,更是得了铁面的名号,他此番将明教上下高手得罪大半,却并无人胆敢找他麻烦。只因左思律己极严,向无不轨之行,他得教主赏识,却是无人可拿他如何。明教中土一败,左思一跃成为护教法王,更得兼职刑堂堂主,若有明教弟子犯有过失,往往难逃重责,只是他固然不会少打一棍,却也绝不会多加一鞭,旁人多是恨在心头,但也无话可说。

  不料左思原赴中原执行任务再次回来之后,私地下却突然有了些十分不讨人喜的毛病,他的性格在明教弟子的眼中变得过于轻浮。

  左思变得十分喜爱女色,特别是对于貌美的女子,他一向不会放过。若是见到美女,左思常会情不自禁地出言调引,他文雅俊秀的相貌,对于教中年轻弟子出手时常能够取得成功,然而同样的话语对于成熟一些的女子似乎作用甚为微小,即令左思曾多次用尽心思表达他对她们的爱慕,但却从未有过任何一个成熟女子为他的言语所迷惑。

  左思这等大变,在明教许多教众眼中都是不可思议,教众之中平日对其不满的势力也开始弹劾左思,不过陆危楼念及他多年功劳,仍然压了下来。

  天宝元年,左思竟然夜闯圣女所在的萦回宫,被教中高手所擒。擅闯明教圣女居所,在明教乃是大罪,尤其他自己甚为刑律执掌,更是罪不容赦,陆危楼大怒之下,将他压入明教“无明地狱”第五层,终生不放,左思下狱之时大哭失声,只因便连他自己也不知自己何以作出这种种事来。

  左思被关之后,其行日渐荒诞离奇,一日之内,少有清醒之时,时而愤怒发狂,时而喃喃自语,明教中人以为他定是糟人暗算,只是不知何人下手,又有何等事物可令人如此本性大变。

  后圣女陆烟儿宅心仁厚,怜左思乃受人陷害,多方寻药,将左思疯病缓解,并向陆危楼求恳,使得左思得以被放出“无明地狱”,左思从此对陆烟儿忠心不二。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