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综合经验 > 杂谈 >

我做忆红颜任务的时候 遇到一个丐帮下部

我做忆红颜任务的时候 遇到一个丐帮下部

  lz跟着丐哥往前走。

  路边的枯树上挂着尸首,地上垒着骸骨。

  很快,前面出现一片残垣断壁。蜘蛛网和青苔遍布。lz和丐哥穿过去,发现一片空地。空地中央,站着一个女npc。这个NPC头顶上居然没有名字。

  半斤烧白:切奶。

  lz火速切奶,奶装也差不多一万四。Lz后悔,自己玩的为啥是秀姐,不是毒姐。如今pve秀姐胸简直凹了,要是毒姐的话,生存率也许会高一点?

  丐哥走到女NPC身边开了剧情。

  NPC:陶XX,你还记不记得我?

  陶XX?握草,lz大惊,因为这是lz的真名。

  NPC:陶XX,我是萝卜。

  lz握鼠标的手抖了一下。因为萝卜……就当年那个吃萝卜减肥,然后休学的大学同学。

  lz觉得自己日狗了。当年和萝卜根本不熟,话都没说过几句,寻仇干嘛来找我。而且……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了。难道她……死了?

  NPC:你觉得自己没有作恶,所以无辜吗?呵呵……最大的恶是不为人道的冷漠。我被孤立,我努力讨好你们所有人,但你们只是旁观,根本就不拉我一把。

  整个屏幕忽然变黑。然后……镜头后退,Lz发现,刚刚的黑是一只瞳孔。镜头继续后退……露出那NPC的脸。那是萝卜的脸。

  萝卜休学时,整个人已经非常瘦了。小脸上一双带着浓重黑眼圈的,死水一样的眼。

  叮——

  密聊响了。

  半斤烧白:把你的挂件换一下。

  桃知酒:啥?

  半斤烧白:【木鱼】或【因花生】或【拂尘】一类的。

  lz恍然大悟,立马把莲花换下来,背了隐元会的拂尘。

  在LZ换好挂件之后,NPC向LZ走来。

  她注视着LZ的角色。但LZ觉得……好像有人真的注视着自己。就在身后。LZ回头看去,空荡荡的网吧,并没有人。灯光昏暗,偶尔能听到电流杂音。

  这个网吧开在地下室。没有窗户,也不通风。但是此刻真是冷极了。

  LZ又点了一支烟,有一种温度升高一点的幻觉。

  NPC:那种被孤立……努力融入的感觉……你们怎么会明白……

  屏幕忽然猛地拉近,NPC的瞳孔占据了整个屏幕。

  LZ觉得头仿佛被钝器击中,一种冰冷的,带着铁锈味的疼痛在脑中蔓延开来。

  萝卜过往经历过的一些片段在我脑中快速划过。

  她仿佛一个即将溺死的人在挣扎。脸上带着扭曲的笑容,讨好地和所有人说话。但越是这样热络,他人对她越是冷漠。萝卜曾问我要不要一起吃午饭,我随意用一个借口拒绝了她。我很快忘掉这件事,但萝卜却几乎掐破自己的手掌心。

  夜里,萝卜坐在窗口,一口一口地吃萝卜。咬下来,嚼碎了,吐到手掌上。然后再含到嘴里,慢慢咀嚼。

  重复咀嚼欺骗自己的胃,萝卜就这样瘦了。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

  人与人之间的鸿沟无法跨越,这是先天的巴别塔。萝卜与他人之间的塔,格外的高。

  镜头转换,那个自称萝卜的NPC很快变成红名。

  但我感觉自己全身僵硬。萝卜曾经的感受,刚刚被一股脑灌入我的身体。那种面对他人冷漠的绝望,让我无力。

  红名的萝卜开始攻击丐哥。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机制,和任何一个常见的BOSS一样,躲面相,躲圈罢了。但我的手指非常僵硬。刚刚的强行接受萝卜的情绪,让我不能集中精力为丐哥提供治疗。萝卜一个AOE之后,我丐哥都残血了。我给了自己一口风袖,丐哥开始笑醉狂。

  半斤烧白: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她。这是擅长抓住你内心阴影的“东西”。

  这不是真的萝卜?什么意思?

  半斤烧白:掺杂着真实的虚假,道德的模糊界限,是这“东西”的武器。

  ……我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但脑中还是浑浑噩噩。我又点了一支烟,据说这种来自人间的阳火能够让阳气重一点。

  最终,萝卜倒在地上。

  她还剩最后一丝血的时候,耳机里传来疯癫的笑声。

  我和丐哥残血站在她的尸体前。

  副本里开始起风,我看到秀姐和丐哥的头发都被风吹起来。天空开始落下暗红的雪,或是燃烧后的灰烬,如同寂静岭。

  桃知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加了丐哥好友。

  半斤烧白:这是窥视你内心阴影,游走于网络之间的未知存在。

  桃知酒:所以……她不是萝卜?

  半斤烧白:也许是,但可能性很低。

  桃知酒:如果真的是窥视我内心阴影……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对萝卜有亏欠,哪来的阴影!

  半斤烧白:它只是从你心中找到了这件事,虚拟出那个人曾经的感受,用以影响你。

  桃知酒:什么鬼!你为什么懂这么多……你是什么人?

  半斤烧白:……

  桃知酒:好吧,你不说算了。那,你遇到过很次多这样的事情?

  半斤烧白:你以为……那些玩游戏猝死的人,是怎么死的?

  握草!我吞了口口水。正要再问,躺在地上的萝卜忽然复活,向我的秀姐扑过去。

  秀姐的血槽瞬间空了。

  我觉得眼前一片黑暗……然后失去了意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

  我发现自己趴着睡在电脑前。周围是网瘾少年们敲键盘的啪啪声。

  那……昨晚的那些?我看了看电脑,我的秀姐站在乱葬岗的守墓人面前。我仔细检查了所有墓碑,没有一个能够进入昨天那个叫做“梦魇”的副本。我上网搜了很久,也没有结果。

  都是假的吗?

  我打开好友列表,却发现一个叫做半斤烧白的丐帮赫然在列。

  他不在线。

  我想了想,给他留言。

  桃知酒:你记得那个叫做梦魇的副本吗?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复我。

  我又想到萝卜。此刻,我对她确实没有丝毫愧疚。即便我曾经没有帮她,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但昨晚那种忽然之间的歉疚感……我摇了摇头,联系了一个曾经和萝卜有往来的同学,问她萝卜的近况。

  她很诧异,我为什么会想起问这个。但她还是告诉我,萝卜休学两年之后回到学校,换了专业,现在情况还算平稳。

  我松了一口气。

  我想起昨晚那些不知是真实还是虚假的经历,还有那个丐哥的话。

  窥视阴影的未知存在。如果它们真的存在……也许,下个遇到它们的,就是你。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