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综合经验 > 杂谈 >

我做忆红颜任务的时候 遇到一个丐帮上部

我做忆红颜任务的时候 遇到一个丐帮上部

  lz第一次玩剑三的时候,是六年前。玩了个秀秀,瞎jb练到二十多级就没玩了。八十年代的时候因为无聊,又回来过一阵。玩了几个月,好歹满级了,也打过几个本,但是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又a了。不过在lz走之前,把这个游戏安利给了lz表妹。她拉着她男票一起玩到现在。

  去年底lz不知道为啥,又鬼使神差开始玩剑三。还是练了个秀秀。本来打算和表妹以及她亲友绑定,但是lz上线时间少,和她又刚好错开,于是仍然单机。

  艰难满级之后,lz瞎jb刷了点本,冰心装弄到一万四,就开始不思进取了,上游戏随便做点日常就找个地方一个人发呆。

  有一天,lz看到贴吧上有人说风华谷忆红颜任务如何鬼畜,于是神行去了战乱风华谷。

  战乱风华谷的乱葬岗,天气阴沉,背景音乐也让人瘆得慌。

  lz那天刚下夜班,睡了一下午,晚上在网吧通宵。那天不是周末,网吧里通宵的人不多。灯光很暗,也听不到人开黑的咆哮声。lz看着乱葬岗昏暗的画面,觉得心里有点发毛。于是lz点了支烟,觉得心里稍安一点。

  lz在游戏里的角色是个秀姐,穿着一身不很大众基本上不会撞衫的外观,捏脸一般,名字叫做桃问酒。lz操纵角色走到一条山路边,一个穿得灰扑扑的女人坐在地上捂着脸哭。女人头顶上有三个字李婉仪。

  lz点了她对话,李婉仪说自己和老公全家因为安史之乱逃到这里,但儿子忽然不见了,怀疑是觊觎自己的小叔子干的,让lz去找小叔子江夏。

  这个开头倒是还可以接受。lz对完话去找江夏。江夏在呕吐,并且表示让lz把呕吐物捡起来给他吃掉。因为上一顿饭是嫂子(李婉仪)做的,他舍不得吐掉。

  这什么Jb剧情。。。Lz觉得胃里有点翻滚,因为lz以前见过差不多的事。lz大学早期,班上有个比较孤僻的女生,其实长得也不难看,就是有点偏胖,不太会和人交流。大二的时候圣诞节,英语老师让全班同学每个人准备一份小礼物,标上号码,然后准备相应的标上号码的小纸条,大家抽签,拿走和小纸条上号码对应的礼物。一个挺高长得还不错的男生抽到那个孤僻女生的礼物,就请那个女生吃了顿饭。

  之后那个女生就变得奇怪了。她到处跟人说那个男的喜欢她。但是根本没有这回事,那个男生其实有女朋友,是他高中同学。女生有一天忽然和室友说,她有男朋友了,是她高中班长,很优秀,在北大什么的。但是整整一学期,从来没见过那个“男朋友”来看她,也没见她打过电话。半夜的时候,女生经常忽然起床,开窗子,在窗边坐着。她室友被吓到好几次。而且,女生开始减肥。每天只吃萝卜。她很快就瘦了。

  女生本来就孤僻,这么一来大家更不太和她来往。于是她开始很努力地和身边人交流,但是。。。大家懂的,那种根本不会聊天,还努力和你聊的感觉,真的很尴尬,完全不知道说什么。那个女生还各种给同学们送礼物,见谁都送,带着那种类似于伊藤润二漫画角色的鬼畜表情,给人送礼物。大家都没收。。。实在太诡异了。

  女生没别的事干的时候都在自习,但是那一年左右基本上所有科都挂了。

  后来,有一天晚上,女生的室友被咯吱咯吱的声音吵醒。室友往窗子边一看,那个女生坐在窗子边。外面的路灯光照在她脸上,她带着诡异的表情在吃萝卜。她咬一口,然后嚼半天,吐在手上,然后又放到嘴里嚼。。。

  她室友们觉得完全受不了了,就把事情告诉辅导员。后来者女生就退学了。

  看到江夏吃自己的呕吐物,lz就想起自己以前的这个同学。

  lz看了看时间,是晚上十一点。

  平静一下,继续做任务。lz让江夏把李婉仪的儿子交出来,江夏表示根本没有这个小孩。然后lz又去找李婉仪的老公,看到他在打一个小女孩,说是他女儿。

  乱葬岗到处都是鬼火,还有死尸。lz觉得有点闹心,但还是继续把任务做下去了。总之,后面就是李婉仪的老公和弟媳瞎搞,李婉仪的婆婆不喜欢她,李婉仪的闺女是个会发出瘆人笑声的小变态什么的。

  做这些任务的时候,Lz注意到,有个丐哥,好像也是在做这个任务,和Lz基本上同步。那个丐哥穿着大厨套,一张刀疤脸,名字叫半斤烧白。毫无特色,去扬州城跪下讨饭肯定是没有收入的。

  lz做到找守墓人那一步,在一堆墓碑间分别找几个人的坟。别说,在坟地里跑这种事情lz小时候也有过。那时候在乡下玩,总能看到田地之间有坟包和墓碑。有时候天阴有风,从坟包间路过lz都会加快步伐或者直接跑过去。

  lz一边找几个人的墓一边消化忆红颜这充满爱与真实的邪恶的剧情,忽然收到一条密聊。

  半斤烧白:任务别做了。

  桃问酒:?

  半斤烧白:别做了。

  桃问酒:为啥?

  半斤烧白:叫你别做。

  lz感觉这个丐帮有病,就没回他了。lz祭拜完去回复守墓人,那个丐帮也跟了过来。lz正要交任务,忽然发现自己开始掉血。那个叫半斤烧白的丐帮变成了红名,敦敦敦敦敦,lz开始擦地板。

  我擦嘞,什么怨什么仇,为什么打我!但是面对一个丐帮手残的lz只能双手离开键盘。很快lz就重伤倒地了。

  lz躺在地上,lz调了调角度,看到秀姐露出的白色胖次。

  那个丐哥就站在lz尸体旁边。lz点了点他的个人信息,装分和lz差不多,都是一万四千多。脸上带着遮忘眼,背上背着隐元会拂尘,腰上挂着木鱼。马是桃李马。lz想到自己骑的红鸣马,忽然有种惺惺相惜的赶脚。

  但是想起刚刚擦地板的耻辱,lz又觉得不开森。

  桃知酒:我一直单机,好像跟你没怨没仇吧

  半斤烧白:今天别做这个任务了。

  桃知酒:为啥?

  半斤烧白:退了吧,再不退来不及了。

  excuse me?

  桃知酒:就不退,略略略。

  半斤烧白:。。。还有五分钟。

  lz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五十五。lz想,要不要bb他呢。但Lz基本上没有亲友,基本上不会PVP,还玻璃心。。。万一事情闹大了。。对就是这么怂。。。lz安静地在地上躺着,也不回营地,丐哥在旁边站着,就这么过了三分钟。

  半斤烧白:真的不退?

  半斤烧白:别后悔。

  桃知酒:哦。

  秀姐就这么躺到了十二点整。

  lz靠在网吧的沙发上,忽然觉得有点冷。北方的冬天冷是正常现象,但是这家网吧的暖气一向很足的。lz本来把外套脱了,这会又把外套穿上了。

  乱葬岗的秀姐站了起来。面对红名的丐帮,lz想,他是不是又要敦敦敦了。但是奇怪的是,丐帮居然点lz组队。

  这是什么套路?

  lz进了他的队。

  桃知酒:干嘛?

  半斤烧白:下本。

  桃知酒:啥?

  半斤烧白:走不了了。下本吧。

  莫名其妙。lz实在冷得有点受不了了,想换个靠近暖气片的位置。本来想直接退了的,但这个奇怪的丐哥神神叨叨,成功吸引了本总裁的注意。

  桃知酒:等会我换台机子。

  说完,lz打算退游戏。

  妈个鸡,居然无法退出。lz折腾半天也不行。最后lz崩溃了,打算强行关机。但是……摁掉电源,屏幕仍然亮着。

  lz看了看四周,网吧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握草。“网管!网管!”没有人。

  lz想起自己以前看过的恐怖小说和鬼网三。。。整个人都是蒙蔽的。lz打算起身撤退,但是发现自己居然站不起来。

  就这么被困在沙发上。

  很冷。寂静。光线昏暗。lz颤抖着开始打字。

  桃知酒:握草,什么情况。。。

  半斤烧白:告诉你要走,这下走不了了。下本吧。

  桃知酒:什么本?

  半斤烧白:【梦魇】

  丐哥开始往前走。

  秀姐跟在后面。战乱风华谷的场景和之前不同了。天空变成暗红色,天顶出现一个黑色的巨大漩涡。乱葬岗的墓碑上渗出血迹来。

  丐哥走到一座墓碑前。

  半斤烧白:读碑。

  右键点墓碑,读条,屏幕一黑。

  屏幕变黑时,lz看到自己的脸映在屏幕上。阴影很重,模模糊糊的。lz总觉得,身边还有别的。。。

  屏幕亮起来的时候,lz松了口气。

  这是一张陌生的地图。天空仍是暗红色,天边有一枚很细的月亮。天空下是一片荒原:枯树,乱石,飞过的乌鸦。远处似乎能见到房子的轮廓。

  丐哥就站在秀姐身边。不远处有一个npc,个子矮小。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那npc头顶上赫然写着江一心的名字。

  这……不就是忆红颜里李婉仪的女儿。

  lz和江一心对话。

  江一心:你觉得自己活着吗?还是已经死了?你觉得我是幻影吗?或者你才是幻影?嘻嘻嘻……虚假与真实,永远没有定论。你觉得什么可怕?最可怕的是难以捉摸的人心。

  下面有两个选项:

  1.……你说得是……

  2.什么鬼话,我要离开这个地方!

  在这一切不能以常理揣度的情况下,Lz觉得选2无疑是一个立死亡flag的行为。于是点了1。

  对话结束,什么变化都没有。

  半斤烧白:走吧。记得,在这里不要死……千万……不要死。

  桃知酒:啥?死了就是在现实中也玩完?

  半斤烧白:是。不能以常理揣度的,不要以轻慢之心相待。你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lz欲哭无泪。简直是作死啊!lz还很年轻,还木有对象,还木有结婚。。。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