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剑三同人美文 策花之《天作之合14》

  (十四)龙门来客

  仇烈并不喜欢跟女人打交道,即便敌人亦然。在外人看来他是嫌麻烦,实际原因却足够人瞠目结舌,他是为了避嫌。不错,仇烈骨子里是个很传统的人,虽然他也跟着同僚喝花酒,但总体来说,他对女性抱着超出一般江湖人的敬重,不拘小节什么的在他眼中是一种托词,尤其是对男人。

  这种性格的养成源自他已故的父母——仇爹与仇娘。说是爹娘,但他们二人并非夫妻。仇烈是仇爹的养子。仇爹和仇娘本身关系不大,主要就一点:仇烈是仇爹接生的。

  话说若干年前,仇爹回天策府的路上遇到一伙劫道的,正义感爆棚的仇爹立刻单人独骑冲过去把人打散了,回头再看被劫的那家人只剩一个身怀六甲的女子还活着,且显然受了不小的惊吓。

  仇爹下马查看,刚到近前便被女子一把抓住了脚踝。他反射性想甩开的瞬间,女子扬起沾满泥血的脸,目中含泪地哀求道:“我要生了,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霎时,仇爹有种被雷亲到的感觉,哪怕眼前的女子狼狈不堪。然后,凭借在天策府给马接生的经验,他颤着手解了女子的衣物帮她接生。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一声啼哭响彻四野,仇烈落生了。

  看着啼哭不已的亲儿,仇娘既是泥血又是汗泪的脸上绽开一抹虚弱的笑容,接着,她对仇爹说出了生命中最后的请求,“求你,让他活下去。”

  自此,仇烈便成了仇爹的养子,仇娘似乎也成了仇爹心目中的另一个女神。至死,仇爹都没有成家,他无形间灌输给仇烈的男女观念也是要善待、尊重女性,行走江湖能时让就让,一个男人干翻另一个男人是本事,赢了一个女人叫欺负、恃强凌弱,赢了一个女人还沾沾自喜的家伙趁早挥刀自宫滚出男人队伍。

  千言万语,无论嫌弃或避嫌,仇烈总归是不喜欢与女人打道,天策府的军娘更是如此。无奈,叶复乐带回的二人不仅都是女子,其中一位偏偏是军娘,看装束还是刚出师不久的小军娘。

  “哼,想不到我天策府的人也有自甘堕落的。”冷哼一声,小军娘像只骄傲的小孔雀般扬高下巴,眼神、话音满满鄙视。

  “你说什么?我……”小黄鸡刚要炸毛,便被仇烈一个眼神拦下了,“怎么回事?”完全无视二女的存在,他看着义弟直奔重点。

  “是这样……”才要解释,倒霉的小黄鸡再度被人打断了,“什么怎么回事?你少装蒜,你们劫持我大哥在先,坑骗我们钱财在后,你一个天策府出来的还有脸问怎么回事。”连珠弩般一阵狂射,不甘被冷落的小军娘跳着脚抢白,重点说了不少,意思却更糊涂了,唯一清楚的:她非常非常不满在恶人阵营看到天策府的人。

  众所周知,浩气盟的组建是由天策府首倡的,现任盟主谢渊还是天策出身,且,他与天策统领李承恩也称得上惺惺相惜。那么,浩气盟与天策府的关系较其他门派更近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再者,恶人谷所提倡的“自在逍遥”、“一入此谷,永不受苦”与天策本身是有矛盾之处的。提到天策,不少人首先想到的不是侠、武者,而是兵、军人。军人的天职是什么?服从命令,哪怕命令的内容是让他去死。若军爷们都高呼“自在逍遥”、“永不受苦”了,这个国家也差不多要玩完了。

  由此可见,恶人谷与天策府在理念上先天不良。老实说,相对其他职业,天策的人数在恶人谷所占的比例一直是最小的,但质量最优,基本有一个算一个,绝不存在混饭吃的废柴。

  话题扯远了,总之,清楚小军娘为何敌视自己的仇烈并没有理会她的意思,他的目光仍放在义弟身上,“复乐?”

  没等小黄鸡言语,气不过他无视自己的小军娘已经噌一下跳到桌前,指着仇烈的鼻子开火,“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在跟你说话,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凤舞!”对她不知死活的挑衅行为,默默跟着她的染秋终于看不下去了,不由分说地将人扯到身后,又对仇烈翩翩一礼,万花高级弟子打扮的女子神色歉然地道:“仇堂主,染秋有礼了。我姐妹只是心急兄长下落,实无恶意,冒犯之处望请海涵。”

  天策府的军娘什么样?同为天策的仇烈再清楚不过了,他甚至敢说小军娘会这般放肆也是因为他是天策,同门之谊让才出师门不久的她忘了分寸。故,仇军爷只是摆了摆手,“好说,但问染秋姑娘此来为何?”复乐那边……他觉得有小军娘在,他是别想问踏实了,还是问跟她同来的万花女比较靠谱儿。

  稍作思考,染秋决定长话短说:“这事说来话长,大概是我和凤舞带着赎金来赎人,不想……”瞧瞧一旁的叶复乐,她语气中流露几分感激之意,“依副堂主所言,我们搞错了地方,把赎金交给了另一堂的恶人,还险些被他们灭口,幸有副堂主解围才平安……”

  “别傻了,染秋,我看他们就是一伙的。”再度插话,小军娘态度如初,依旧对仇烈等人横眉竖目的。

  而此刻,打进门起就没机会说句完整的小黄鸡终于忍不住了,“鬼才跟飞沙堡那帮混蛋是一伙的?我说多少次了,我们堂没收你的赎金,你大哥也不是我们劫来的,他是被俘、被俘、被俘,懂吗?”

  “滚,我大哥没入阵营,哪来得被俘?明明就是你们掠去的!”

  “他为浩气盟的人疗伤、断后还不算入阵营?我把手伸进你衣服里说不占你便宜你信吗?”到底是恶人谷待久了,小黄鸡并没发现自己有调戏别人的嫌疑。

  在这方面十分敏感的小军娘立刻炸了,“混蛋,你占我便宜。”

  “占你便宜?”上下打量凤舞一番,叶复乐不屑地撇撇嘴,“长得跟块板子似的,你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便宜值得我占?”

  “你……今天不拔光你的毛,本姑娘就跟你的姓。”

  “别啊,娶你这种母夜叉进门,我不如去自挂东南枝。”

  “还贫嘴,看枪!”

  “怕你不成?来战。”

  抄枪、拔剑,你扎过来,我劈过去,一红一黄,一汪一叽,两人不理外物,就在大堂里劈里啪啦“切磋”起来。什么桌椅板凳、笔墨纸张、书册陈设……乃至大堂里的人都遭了殃,等风来吴山对上马下战八方,房子没塌已然阿弥陀佛。

  知道现在开口显然无法制止打得正起劲儿的二人,仇烈提着彻底惊呆的染秋找了个还算安全的地方落脚,然后对旁边的手下人道:“去,把安大夫请来。还有,今天堂里的损失记一半在安大夫的账上。”

  “是。”

  染秋:……………………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