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剑三同人美文 策花之《天作之合11》

  (十一)风雨过后

  月隐星沉,烛火幽幽。

  叶复乐进门时,仇烈正坐在床榻旁的椅子上默默淘着布巾。哗哗的水声在昏暗的室内格外清晰,水珠不时从水盆中飞溅出去,其中一颗险险打中桌上的蜡烛,像抗议似的烛火动了动如豆的身躯,光影随之一阵动荡。顿时,屋中气氛更觉压抑。

  “义兄……”受不了里屋的氛围,叶复乐站在门外干巴巴喊了一声,之后却不知该怎么接下去,解释?道歉?自我检讨?似乎都不合适,只好心怀忐忑地继续站在那里,等着仇烈先开口。

  然,仇烈并没有急着说话,他现在的注意力更多在他处。背对着屋门,他洗净拧干布巾后,转身轻手轻脚地掀开了床上人盖的被单……

  角度和光线的关系,叶复乐看不到他做了什么,但听到床上人因其动作而发出细碎疲惫的呻吟声,他的脸刷一下红得堪比深秋的枫叶,耳根子也开始发烫,眼睛更不知看向哪里才好,视线本能地下移,又刚好看到撕坏的衣物与断开的锁镣纠缠着堆在地上,之前那场情事有多激烈不言而喻。

  眨眼的迟疑,看看仇烈的背影,再瞧瞧该是侧卧在床的安随遇,叶复乐本就复杂的心情更加复杂,不由自主靠到门框上,他久久没有抬头。

  无暇顾及义弟的心情,仇烈很谨慎的进行着情事后的工作,清理、擦拭、淘布……重复循环,期间适当安抚。好容易忙得差不多了,他将布巾丢到水盆里,伸手拿起床头桌子上的圆瓷盒。不过,打开盒盖他才发现该有大半盒的金创软膏经过方才那场“暴风骤雨”业已见了底儿,去摸椅子上的外衣也没有摸到其他伤药。

  无奈之下,他头也不回地随口道:“复乐,你身上有金创药膏吗?”

  “有。”虽然情绪低落,但听到仇烈问话,小黄鸡还是很积极地摸出身上的金创药膏扔过去。

  药盒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蝶般轻巧地落进仇烈手中。打开盖子,盈满的药膏散发出的淡淡冷香。他派发给叶复乐的伤药从来都是最好的,这盒也不例外,止血、镇痛、消炎,愈创、润肌、活肤,涂抹到伤处……哪怕是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也不会觉得油腻,反倒有种清凉舒爽之感。

  本能的哼唧了两声,安随遇眉心舒展,头一歪睡得更沉了。情不自禁地帮他理理头发,仇烈替他盖好被单,然后收起药膏拿上衣服,端起桌上水盆,顺带着还拾起地上那堆东西,跟着朝叶复乐丢了个外面说话的眼色,最后出门前一掌风熄灭了蜡烛。

  “堂主,东西给我吧?”见仇烈双手满满捧着一堆东西出来,守在外厅的恶人兵丁甲主动上前。

  将手上诸物递了过去,仇烈背过手言出毫不客气,“东西处理好,今晚的事我不希望更多人知道,你们明白我的意思?违者,”鹰隼般的眼在三个恶人兵丁间徘徊,随即,一字千钧,“斩!”

  不约而同的,包括叶复乐在内的四人皆露出愕然之色。为一个俘虏斩自家兄弟,这似乎……愣了愣,为首的兵丁甲连连点头,“堂主放心,此事我等一定守口如瓶。”

  “嗯,那就好。”微微颔首,仇烈看向义弟,“咱们走。”语毕,大步出门。

  路上无话。回到自己的房间,仇烈随手将外衣一丢,转身道:“说吧,那个逢春露是怎么回事?”不自觉的,他的声音严厉起来。

  难以自制地瑟缩了下,叶复乐立刻将他去找肖药儿的事说了一遍。当然,他略去了肖药儿要撮合他俩的部分,只说肖老一时忙,忘了告诉他药有副作用会激起人的情欲。

  “只是这样?”剑眉一挑,仇烈眼露怀疑。

  “就是这样。”斩钉截铁,叶复乐一口咬定。

  看着他下意识背过一只手去,仇烈心中有数——明白了,这小子在撒谎。不过,他并不准备拆穿他,“那就这样。时候也不早了,你回房休息去吧。”

  闻言,叶复乐既没应声也没动,就在仇烈打算问他还有什么事时,他有点不自在地言道:“义兄,那个万花大夫……你打算怎么处置?”

  挑挑眉,仇烈怎么也没想到他会问起安随遇。复乐不会喜欢安大夫。在那个误会没发生前,他几乎就本能地意识到了这一点。若非那些流言蜚语惹得某只上门踢馆,可能到安随遇离开,他俩都不会有见面的机会。因此,叶复乐这一问让仇烈多少有些意外。

  然,小黄鸡的重点其实并不在安大夫身上,他不过由此切入而已,他的重点显然只有一人,“义兄,我觉得你不用想太多,别忘了他可是你的俘虏,对一个俘虏做点什么也就、也就那样了,负责什么的……”

  “复乐,”沉声打断他,仇烈真是不知做何反应才算正常,“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发觉失言,小黄鸡还没想好怎么接下去,便听自家义兄颇有意味地道,“这次是意外,为兄没有龙阳之好。”

  身子一震,叶复乐急急看向他想说什么,仇烈却在此时给了他一个拒绝之意鲜明的背影,“回去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迈步欲上前,仍想坚持的小黄鸡再次被打断,“复乐,”开口同时,仇烈回了头,“再过几天就是叶叔的忌日了。没记错的话,我那天恐怕抽不出时间来,让纤云陪你去龙门吧?看你带了姑娘去,叶叔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

  嘴巴蠕动几下,叶复乐明显有话要说。但对上仇烈的眼,他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闷闷嗯了声便转身离开房间。

  眼见门板闭合,仇烈长出一口气,他一点都不知道小黄鸡的心思吗?才怪。他很清楚若之前那句“为兄没有龙阳之好”是会心一击,那么提起叶复乐已故的父亲就是会心连击了。

  须知,叶复乐虽姓叶,他的父亲却不是君子如风的藏剑,而是持枪护国的天策,与仇烈的父亲还是同壕战友。可以说,叶复乐的童年是在天策府中度过的。后来,叶爹为歼灭马贼战死龙门,叶娘不愿久居伤心地便带着儿子回了娘家,也就是藏剑山庄。由此,有机会长成东都狼的小复乐也就转而长成了小黄鸡。

  再后来,叶娘授命运送武器兼探望天策府中朋友的路上被人杀死了,武器也被人全部抢走。借助藏剑山庄与天策府的信息网,叶复乐和仇烈调查了很多年才找到真凶。

  然,此时的真凶业已弃暗投明成为浩气盟中的一个重要成员。想复仇的小黄鸡找上门去不仅撞得鼻青脸肿,还差点儿被打包送回藏剑山庄,幸遇仇烈挡道才被救下。

  当时,押送他的人曾向仇烈表示,杀死叶娘的真凶当年是做过很多错事,可他现在已经洗心革面,并为阵营出了很多力,还帮助过许多贫苦百姓,希望他们以大局为重、大人大量原谅他昔日所为。

  道义绑架便是如此吧?甲杀了乙,后来良心发现做了很多很多好事、帮了很多很多人。乙的后人丙来寻仇,受过甲帮助的人与一些听过前情的旁观者站出来替甲说话,强烈要求丙原谅甲。若丙同意了自然皆大欢喜,反之,当丙执意杀人偿命时,结果会怎样呢?

  在叶复乐的眼中是鲜衣怒马、长枪横扫,哀嚎遍野、血染征尘。夕阳下,仇烈无视一地狼藉,背对着阳光离鞍下马,边一步步朝他走来,边一指指脱下手套,向他伸出满是老茧的手,冷静沉稳地道:“起来。你的公道,义兄一定帮你讨回来。”

  当即,小黄鸡鼻头儿一酸掉下男儿泪。从此,他的眼再也看不到仇烈之外的人了。而这绝非仇烈希望的,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断袖之癖,且,叶叔生前最大的愿望是守护大唐平安到老,过上含饴弄孙的晚年生活。若他跟复乐搞出什么来,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叶叔?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