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剑三同人美文 策花之《天作之合10》

  (十)造化弄人

  仇烈与安随遇进行亲切友好的深入交流时,叶复乐正不顾旁人阻拦,一脚踹开恶人谷阎王帖的房门,嚷嚷着冲进去,“肖药儿,你给我出来!”

  听到门外动静,尚未入寝的老者不慌不忙起身,“这么晚了,谁啊?”边问,他边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到地上门板,他不逊不急地捋捋胡子,“好大的火气,叶副堂主,你叫门的方式未免太粗暴了,希望你的足够的理由解释你的行为。”

  “要我解释?”轻剑一点,小黄鸡扬起下巴,厉声追问,“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害我义兄?”

  “害仇堂主?何时的事,老夫怎么不知道?”不怒反笑,对肖药儿来讲,被 人以剑点指已是较为遥远的记忆了,当年做过这事的人坟头儿上草都不知过几春了?错,当年做过这事的人现在恐怕还在他的药房里苟延残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故,叶复乐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取悦了他,不过,敢朝阎王帖亮剑的人是何下场?从“十大恶人中最得罪不起的非雪魔王遗风,而是阎王帖肖药儿”的江湖传说便可窥见一二。

  并不知自己已被定为今晚的娱乐节目的小黄鸡依旧执著着,“少装蒜,我义兄吃了你的药后明显反应不对,你还敢说没害他?”

  “啧啧,看来老夫是好心被雷亲了。”轻啧两声,肖药儿拄着拐杖半眯着眼摇了摇头,“叶副堂主,你仔细想想,早上求得药后老夫曾对你说过什么?”

  “说过什么?”眼珠微错,叶复乐飞快回想了一下,“不就是‘待令兄服下药后留在他身边给他护法’吗?”

  “还有呢?”

  “哪里还有?明明没了,你少……”

  “‘无论发生何事,千万不要离开他左右’,老夫说过吧?”见小黄鸡仍一副鸡血上头的模样,肖药儿不再绕圈子直接打断他。

  话音落地,屋中一片寂静,但很快叶复乐收起剑辩解道:“义兄那反应我可能不离开吗?”

  “那就怪不得老夫,只能说你们有缘无份。”手捻须髯,恶人谷的毒王貌似漫不经心地八卦起来,“你对仇堂主一往情深之事,老夫亦有耳闻……”

  “我和义兄的事不用你管!”嘴硬地插了一句,小黄鸡全身的毛更炸了,耳根子却不自觉得红了又红。

  见状,肖药儿笑得更是满面春风,犹如一个睿智通达的老者笑看自己闹别扭的孙儿。然,再开口之言却让人更深刻的了解到为何他才是十大恶人中最得罪不起的那个,“无奈,仇堂主不解风情,只当你是兄弟而无视你的爱慕之心。偏巧这次有了机会,老夫就想帮你一把。老夫的逢春露对治愈内伤有奇效,但这药有个副作用,它会激起人的情欲。若不及时找人排解,服药者轻则功体受损、重则变成废人……”

  激灵一震,叶复乐拔腿欲走,身旁老者若无其事又斩钉截铁地道:“来不及了。”

  敛目抬眼,拳头紧握,瞬间的挣扎,叶复乐抱拳深施一礼,“肖老,复乐无……”

  “不必说,”袍袖一甩,毒王不容多言地转身朝里屋走去,“反正也来不及了,离开前先替老夫把门修好,否则,”微一顿,他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老夫可不保证你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肖药儿的确承诺过不对恶人谷中人出手,但若谷中人去主动招惹他,那死了、残了后果自负。叶复乐虽然性子毛躁了点,可到底是藏剑山庄出产的优质小黄鸡,因此,“光棍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接过下人递来的工具,他捉起地上门板来到门外,随着密如急雨的叮当声,门板眼瞧着回到了门框上。感觉钉得差不多,门板一时掉不下来了,恨不能背生双翅飞回马嵬驿守城的小黄鸡锤子一丢没了踪影。

  “主人,这……”看看明显豆腐渣工程的门板,毒王的手下转向不知何时来到门口的主人。

  “罢了,害到仇堂主对叶副堂主已是最大的惩罚。”

  “主人不担心仇堂主吗?”仇烈好歹是一堂之主,又是打下马嵬驿守城的功臣,真有个三长两短即便毒王也难辞其咎。

  对此,肖药儿倒一点儿也不紧张,“他又不是太监没什么好担心的,就不知谁是城门失火被殃及的那条鱼。”

  更深露重,夜色偏凉,急急奔回马嵬驿守城的叶复乐却已汗透衣襟。无暇其他,性急的小黄鸡边喊边冲向仇烈的房间,“义兄!义兄!义……”

  正喊着门开了,美丽的秀娘从里面走了出来,“云姐,你没事吧?义兄呢?”飞快扫了一眼,见纤云衣冠齐楚、神色如常,他伸长脖子努力往屋里瞧。

  “堂主不在,我到时屋里已经没人了,找人问也没有结果,我只好在屋里等。”黛眉微蹙,并不知道自己差点儿当了“那条鱼”的纤云简单说出她这边的情况。

  “义兄不在?义兄不在?那他去了哪里?去了哪里?”下意识重复两句,叶复乐真慌了,他搓着手、六神无主的来回踱步。方才,他之所以没继续恳求肖药儿援手,一方面是对毒王有了戒心,另一方面是他以为仇烈身旁有纤云。

  若药的副作用真的只是激起人的情欲,那与仇烈共处一室的纤云是什么下场,结果很明显。这的确是私心,也的确不厚道,可对他来讲,当仇烈与纤云只能选一个时,结果也很明显。而现在,纤云却告诉他仇烈不在,这是老天在玩他,还是在惩罚他做人不可太私心?

  “复乐,咱们进去商量吧?”见叶复乐已方寸大乱,纤云拉开屋门建议道。

  霎时,不知上天垂怜,还是开启的门板声音给了小黄鸡什么灵感,他猛地站住了,一动不动,一言不发,虽然睁着眼,魂儿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复乐……复乐……”静候了片刻,纤云侧着头挨过去,犹豫着伸出手。手指碰到小黄鸡前一刻,某只回魂了,长叹一气,他对上秀娘的眼,“云姐,你回房休息去吧?我知道义兄去了哪里。”

  不知是否光线问题,纤云觉得他的神色不太对劲儿。仔细听,口吻也有点异样,便忍不住反问:“真的?你确定?”

  “嗯。”

  “我不是说堂主,我是问你……”顿了顿,她尽可能让自己的意思表达得更清楚,“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我没事,你回房间休息去吧,我去找义兄。”简单答了句,叶复乐转身走进浓深如墨的夜色中,一步、两步、三步……沉重而坚实,仿佛已经注定的命运。

  风掠地而过,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美丽的秀娘忽有种想叹息的感觉,为什么?是因为秋天到了吗?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