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画语墨香 玩家短片文章我生君未老欣赏

画语墨香 玩家短片文章我生君未老欣赏

  1.

  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纯阳宫,那时的他年纪轻轻,却已是将军。他是随着李承恩来陪皇室还愿的,那时的他初露锋芒,却毫无傲气。

  他在三清像前叩首已毕,与李承恩耳语了几句,便出了大殿。

  纯阳宫的雪终年不化,他持着枪站在雪中,一动不动。她沏了一杯茶,缓缓走向他。他接过茶水,道:“多谢道长。”她摇摇头,“您是第一次来么?”他将茶碗放在身边的一块石头上,点头道:“是。”

  他低头看着脚边的雪,便不再说话。她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立在雪中,“道长,这里太冷了,您先回吧。”她摇摇头:“终年修道,早已经习惯了,倒是将军您,不冷么?”他叹了口气:“我们曾经征战昆仑,遇过比这还冷的天气。”

  他把茶碗递给她,“谢谢道长。”她接过茶碗:“将军多礼了。”

  两个人不再说话,她端着茶碗,陪他立在这皑皑白雪中。或许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就算没有父亲的遗训,她也会选择走这条路。

  2.

  光明寺一役,“天枪”威名远播。但是他却在那一战牵引旧疾,一直精神不振。

  她告别掌门,只身一人前往天策,为他送去纯阳宫上官博玉所炼的养气丹。

  她到天策的时候,他勉强站在天策正门迎接,拱手见礼:“此番路途遥远,劳道长费心了。”她摇摇头,只微微一笑。之后她在天策留了一月有余,伺候他生活起居,毫无怨言。

  一月之后,他的身体终于渐渐好转,这一日傍晚,他在校场又舞起了家传的枪法,而她就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他持枪站定,脸上笑容浮现,她第一次看见他这般开心。他缓缓走近,道:“多谢道长送来这灵丹妙药,杨某才能如此快地痊愈。”她望着面前这个男人,轻声道:“将军这把枪颇有古气,不知此枪是否有名号?”他笑笑道:“此枪是在下家传名枪‘雪月’,家父死后,便由我继承了这柄枪与杨家家传的枪法,只可惜,杨某空负一身武艺,却不能为国尽忠。”

  “将军何出此言?”他摇摇头道:“在下能入这天策府已是幸甚,道长,如若有一天,杨宁能为国战死沙场,烦请您告诉我的同门,让他们将这雪月枪传下去。”

  3.

  后来她才知道,自光明寺一役之后,他的身体便每况愈下。虽然皇室和各大门派都有送来慰问品,但是看似也无济于事。

  自他成名以后,不少江湖豪放女子曾来到天策向他示爱,愿嫁于他为妻,但是都被他委婉回绝。众人都以为他已成武痴,不再过问男女之事,却不知,他的心早已许给了别人。

  纯阳宫今日竟下起了雪,她坐在屋檐下,看着外面的雪花轻轻落在地上,成了一幅画。身后传来脚步声,她扭头看去,是于睿于师姐。于睿走近道:“师妹今日怎么有闲情逸致在这檐下看雪?”她又看向外面,轻轻道:“记得爹爹走的时候,也是雪天。”

  于睿坐到她身边,道:“若人永远活在回忆中,那便只会止步不前。”“梦阳知道,可是……真有人能完全忘了么?”于睿知道她说的是谁,便不再说话。

  4.

  天策府来提亲的时候,她很意外,天策府的人在三清殿上和掌门谈笑风生,她在殿后看着外面的彩礼,不知所措。

  那天策将士放下茶碗,道:“在下此次是奉杨宁杨将军之命,前来向刘梦阳刘道长提亲的。”于睿站在她身后,轻轻敲她的肩,带着吟吟笑意。她摇摇头,从殿后走了出来。

  “如果他真的能接受一切过往,就让他亲自来见我一面。”他反复忖度着这句话,终于决定去一趟纯阳。

  他来到纯阳的时候,也正是下雪的天气,所幸下得不大,他们约在非鱼池边见面,她撑着伞站在松树下,他一身铠甲,站在她对面。

  他微微一笑,想缓解这尴尬的气氛:“听说……你要让我亲自来一趟纯阳,莫非是不愿嫁给我这手染鲜血的人?”她摇摇头:“如果……我们中间有着令人不能接受的事实,你还愿意维持你现在的本心么?”他眉头皱了皱,但还是点点头道:“杨某私以为,若是愿成连理,有些事自是不必隐瞒的。”

  她点点头,道:“那你听好了,我父亲,名叫刘绝。”这一句话,如晴天霹雳,深深刻在他心中,二十多年了,这个名字自己从记事起便被母亲不停灌输,这个人便是当年亲手杀了父亲的人。

  5.

  二十多年前,有一个名叫刘绝的人,他修的武学偏于邪派,以至于走火入魔。他自认为武学大成,四处找人比武,打伤打残的人不计其数,直到他来到纯阳宫,败于吕洞宾手下。他心服口服,随着吕祖修行,那段时间倒是也算清心寡欲。

  后来,恶人谷肆虐中原,浩气盟建立,纯阳宫应浩气盟盟主谢渊所求派人前往落雁城支援,刘绝便在其列。浩气盟与恶人谷第一次交手,七星战十恶,惨烈异常,而刘绝与众恶人的交手中,又诱发了当年的邪派武学。

  自浩气盟回来之后,刘绝便离开纯阳宫,又四处找人比武,而他第一站便是当年的天策府总教头——杨明。

  杨明本不是惧战之人,但不知为什么那天却不愿与刘绝比武,刘绝不依,拔剑相向。两人便在杨明的府院中厮打起来,但是刘绝发现这杨明心不在焉,眼神时不时瞟向一个房间,他抓住这个破绽,一剑瞄着杨明左肩刺去。

  正在此时,一声婴儿啼鸣打破院中宁静,就是这一刹的恍惚,杨明大喜过望,身子一侧,那一剑偏了方位,刺在了他的心口。杨明却面带微笑,安然离去,他落荒而逃。

  他逃回家才发现,自己的妻子竟在同时诞下一名女婴,但是因为身边无人照看,妻子已是极其虚弱,不多时便去了。妻子临死前,曾百般嘱咐刘绝不要再痴迷武学,好好将女儿养大。

  妻子走后,他带着女儿上了纯阳。将女儿托付给吕祖,便只身一人前往天策请罪,但是杨夫人始终不肯见他,他便天天跪在杨府门前求见,这一跪便是五年,可是他始终没有得到原谅。

  他回到纯阳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他只告诉了她杨明有一个儿子,叫杨宁,自己死后,希望她能替自己赎罪,虽然很不负责任,但是这是他作为父亲,最后的请求。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