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长篇小说:剑侠情缘之风起云涌 第13章

  第十三章 月夜杀机

  长安郊外,长蛇谷中狭窄的古道上,一辆陈旧的马车缓缓而行,坐在马车上驱马之人正是单于盈,由于天都镇目前正爆发大规模的瘟疫,灵风一行人只好选择由长蛇谷这条偏僻的小道前往万花谷,马车内灵风和剑十八各自运功压制体内的毒气,一旁的剑如风此刻面色渐渐变得乌黑性命堪忧,剑十八气运半势单掌抵住剑如风的后背,浑厚纯正的纯阳真气慢慢的压制了剑如风体内毒气。

  运气收功的灵风看着眼前与自己同病相连的两兄弟,轻叹一声,掀开了马车的窗帘对单于盈道:“徒弟,我饿了,我要吃桂花糕。”

  “啊!师父!!”单于盈慌张的驾驶着马车无法分神,“桂花糕在我旁边的行囊中,你自己拿吧。”

  灵风将目光移至单于盈身旁的行囊上少顷又看向单于盈:“徒弟……”

  “恩?怎么了啊师父?”单于盈问道:

  “我腰酸背痛,手脚发软,而且还不能乱动,一动的话就会毒气攻心一命呜呼。”灵风异常认真的道:

  单于盈奇怪的问:“连伸一下手拿都不行么?”

  “恩!”

  “这…好吧。”单于盈说着放下手中的缰绳,忙从行囊拿出装干粮的布包交给灵风,这时不受控制的马车压上了一块石头,一阵颠簸,单于盈吓得“啊~~”了一声。

  拿到干粮袋的灵风看着慌张取回缰绳的单于盈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从干粮袋中取出的桂花糕后,又道:

  “徒弟。”

  “啊?又怎么了师父。”单于盈努力控制着马车。

  “我……要清水。”

  “啪~!”的一声,满满一袋清水砸中了灵风的脸,灵风取下水袋,摸了摸有些疼痛的鼻梁,拿出了一个桂花糕吃了一口愣了下,又道:“徒弟。”

  “灵风!……师…父……请问,你又想要什么?”

  “不要什么了,只是这个桂花糕。”灵风喝了一口水道:“糖,放得太多了。”

  “嘻嘻~~”在怪异的笑声中单于盈狠狠的道:“下回我放盐好了。”

  “额……这到不必了。”心满意足的灵风放下窗帘后突然感到马车内气氛有些不对,回过头发现剑十八和剑如风两人正默默的注视着他,灵风拿出一个桂花糕道:“要吃桂花糕么?”

  “噗~!”突然毒性复发,剑如风喷出了一口鲜血,剑十八见状忙继续运用真气为他压制毒性。

  “不吃就不吃嘛……干嘛吐血呢?”灵风收回了桂花糕。

  夕阳西下,银月当空,体质本就虚弱忙碌了一天的单于盈靠在马车上沉沉睡去,一旁的剑如风正闭目运气独自压制体内的毒性,马车旁,初升的篝火旁,守夜的灵风无聊的拨弄着篝火,,树梢上,剑十八月下独饮一口接一口似乎永远也喝不醉一般。

  “喂,我说!”灵风首先打破沉默道:“酒真有那么好喝么?”

  “酒乃悲苦喜乐,是人生不可缺少的滋味。”剑十八看向灵风:“要喝么?”

  “免了!”灵风手一摆手拒绝道:

  “可惜啊……”剑十八也不勉强继续独自饮酒双目黯淡似在想什么。

  “看你的模样,似乎想问我什么?”

  “你肯回答么?”

  “只限一个问题,算是还你那夜留手之恩。”

  “那么……”剑十八突然起身道:“你所求的剑,是什么??”

  灵风突然停下了继续拨弄篝火,他犹豫了会笑道:“呵,我还以为你会继续纠缠那夜的问题。”

  剑十八沉吟道:“你既然已经习得了天之剑势所有的精髓,我在问这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心中的剑到底是什么?”

  “哦?听你的语气,似乎有很多的感慨。”

  “曾经,我的剑,是疯狂杀戮之剑。”剑十八缓缓的靠回树梢:“我的手染上了太多的血腥,如果不是那个人,也许今天的我将是一个人见人杀的魔头了。”

  “喔?那个人是谁??”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呵。”灵风摇摇头笑道:“我所求的剑嘛,不过是快意江湖的一剑罢了。”

  “喔……是么。”剑十八似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他闭上了眼睛又缓缓的睁开:“你和那个人,还真是有些相似啊。”

  “那个人是谁啊?”灵风又问道,他已经有些兴趣了。

  剑十八带着淡淡的笑容,闭上眼睛不答。

  “喂,你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你倒是说啊。”灵风显得有些纠结,但也无可奈何。

  夜乌西坠,寒气渐浓,奚落的枯叶缓缓落下,秋夜的长安城郊显得是如此颓废萧瑟,灵风望着渐渐暗淡下去的火光,良久,才继续添加木材,稍后,他叹息了一声后,单手劲风一扫,顿时火光扑灭周围立刻陷入了黑暗中。

  站起身,灵风看向了从树梢下跳下的剑十八:“麻烦来了。”

  “恩…”剑十八沉吟了一会后说:“你还剩几成功力。”

  “多你一成。”灵风回身自负的道:

  “如此最好。”剑十八点点头,突地腾空而起,手中月之宵也在夜空划下。

  凌厉的剑气所过之处,数人从黑夜之中跳出,他们一袭黑衣各自手持奇门兵器。

  “杀~!”知道已经无法躲藏,黑衣人在一声令下各自杀向灵风和剑十八两人。

  剑十八在空中手中月之宵一转,突现的剑气斩断了发出号令之人首级,不过这群黑衣人训练有素,没有被首领之死而影响行动。

  此时已有数人冲向灵风,他冷笑一声,手按玄灵已经瞬间出手,人剑合一移转的方位,划破了黑衣人的喉咙带走了他们的性命,灵风一横剑,暗自提劲轻弹玄灵剑身,残留在剑身上的血迹,瞬间化作数道血箭,贯穿其余几名黑衣人的胸膛。

  这时剑十八一落地,月之宵瞬提即止,横架在最后幸存的黑衣人脖子前,问:“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回答,黑衣人已经倒在地上,嘴角流出黑色的血液,任务失败的他已经自尽了。

  灵风和剑十八各自相视一眼,均看出了对方心中的疑惑,这些黑衣人行动精密,组织严谨,背后一定有着什么庞大的组织而且他们来得的过于无端,他们目的又会是什么?朦胧间,剑十八感到可能和已死的丐帮帮主,洪兴越有着什么牵连。

  就在两人各自思考间,忽然夜空中出现了一阵浓雾,鬼魅的银铃声从远方响起,剑十八和灵风各自戒备之时,他们身后的马车之内却发生了异端。

  “啊~~~~~~~~~!”剑如风突然发出了厉吼撕叫声!浑身发出了强大的气流震碎了马车,其形式似疯似癫,虎口一张,便卡住了惊醒过来的单于盈。

  “如风!”

  “徒弟!!”

  灵风已经先行出手,手中玄灵直刺剑如风。

  剑十八忙大喝一声:“不要啊!!”

  灵风闻言手中玄灵略偏几寸,刺入了剑如风的左肩,然而剑如风却似不知疼痛一般,反手一掌击出,灵风单掌相迎,刚一交掌,就被剑如风所发出无穷之力所震退,口角呕红,已然受了内伤。

  “如风?”剑十八接住了灵风,忙对自己的小弟道:“你怎么了!如风!!”

  “大……大哥……”剑如风松开手,单于盈掉在地上不停的咳嗽,剑如风双手抱头痛苦的道:“大哥,我的头好痛啊,我的身体好热啊……大哥,快……你们快离开,我想……我想…………杀……杀……杀!!!!”

  “什么!”

  剑十八一惊只见眼露疯狂之色的剑如风已经向他扑来,他忙推开灵风手中月之宵一闪,便迎身而上,月之宵忽隐忽现变化莫测,却也留一丝的余地,瞬息间,他便同剑如风相对数十招,这时远方的银铃声忽变,铃声急促杀气腾腾,被铃声所控制的剑如风疯狂的反扑毫不顾忌月之宵的剑锋,这让剑十八一时陷入了困境之中,他躲闪间听着远方的铃声,细细辨认,忽地!

  “夜之刃!血月!!”

  曾经让江湖闻风丧胆的鬼神之剑,今夜再现江湖,这一剑,让银月染血,杀气腾腾,快得无端的剑气,袭向了银铃声发出的地方,一声轻哼,银铃声骤然停止,同一时刻,剑如风的掌势却轰中了剑十八的胸膛,被击退的剑十八拄剑半跪,疯狂的剑如风大吼一声就又要扑向剑十八,一道锋利的剑芒介入,受伤的灵风强忍着内伤,暗提元气,横剑当关!

  远方的铃声再度响起,剑如风不在恋战,抽身急退。

  “如风!!”受伤沉重的剑十八唯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弟,消失在黑夜之中,最后看到自己小弟,他眼中的光芒变了……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