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浮生若梦(序章、初章)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前世的悲伤,我爱你,却无法说与你听。

  今生的重蹈覆辙,拾取回忆的路上,我遇到了伴在别人身侧的你。

  前世我是医者,却无法挽救自己。

  今生我是杀手,却死在了自己手中。

  神,总是喜欢看相同的悲剧呢……

  我爱你,这是我前世未说出口的话。

  今生,大概也没必要说了吧。

  大雪散落,血花宛如红梅般绽放。

  来生,但愿你我再也不记得对方……

  序章 梦·轮回

  “墨,等我回来,我一定会找到解毒之法。到时候再听你弹琴,一起在你最爱的梅树下共饮……”

  望着你绝尘而去的背影,苦涩的笑容浮上嘴角。

  我是医者,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所剩余的时日……

  一丝腥甜从口中涌出,宛如初冬的红梅般溅落在雪地上。

  黑暗降临的一瞬间,我暗自许愿:

  但愿来生能够生为男子,娶你为妻……

  初章 焰·寻觅

  三月的江南,总是带着绵绵细雨后氤氲的水雾,充满诗意又略带忧愁。而那漫天飘舞的柳絮,却又让人觉得这是一个飘着雪却温暖如春的冬天。

  夕阳伴着湖畔古寺的钟声悄然离去。夜晚的静谧渐渐笼罩了整个西湖,却遮掩不住湖另一边的刚刚上演的繁华与喧嚣。

  楼外楼。这个坐落于西湖畔最大的烟花之地华丽而盛大的饕餮之宴正随着夜幕的降临拉开的序幕。

  绵绵的细雨和微凉的晚风并不能阻止人们向这里赶来的脚步,因为他们知道每当柳絮开始飘飞时,楼外楼的头牌焰华小姐才会露脸献舞一次。一年仅有一次,如果你错过了,不好意思,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只能等到来年了。

  一袭红衣,一柄短剑,一曲摄人心神的剑舞不知迷倒了多少名门贵族、江湖豪侠。

  就如没有知道这楼外楼便是神秘的杀手组织墨的总部一样,没有人会将这位红衣善舞的青楼头牌与墨的顶尖杀手幽冥焰华联系起来。

  传说中幽冥焰华也是红衣短剑,只不过看过她起舞的人都已经没有命留在这个世上了。

  不过她们的确是同一个人。就是我,墨焰。

  至于我为什么会闲的没事跑来青楼跳舞还混了个当红头牌,这纯是作者的恶趣味罢了。

  疲倦的撤下身上那些繁复的行头,外面那些男人的目光想起来便让人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还好一年只有一次,不然保不准哪天我一个忍不住便把那些人杀个干净。我嘟囔着甩甩衣袖,避开所有人向后院溜去。

  其实墨焰并不是我的名字,在墨里每一个人都只有代号没有名字,墨焰只不过是第一杀手的称号而已。

  而我,似乎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或许是孟婆年纪大了人开始糊涂了,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又一次投生到这个世上,带着前世的记忆。

  轻轻合上双眼,将人群的喧嚣远远抛在身后,微凉的晚风吹过面颊让人很是惬意。

  ——墨,等我回来,到那时你再弹琴给我听,在你最爱的梅树下,好么……

  小璃,抱歉,我没有遵守约定等你,不知你过的可还好……

  “我的小火焰儿,一个人独自在这里伤感什么呢?莫非你在怨我这些日子冷落了你?”一个幽冷的身影从背后响起。

  转过身,便看到了那声音的主人。一袭绣着妖娆的血红色暗纹的黑衣,垂到腰际的墨发随风微微摆动着,微微眯起的双眼让他看上去就像一只慵懒的大型猫科动物。高贵,却又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可是,这大好的养眼画面却被他此刻摆在脸上的令人作呕的皮也不笑肉也不笑的怨妇一般的表情毁坏怡尽。

  眼前这个冰冷的男人正是墨的主人,墨胤。

  “有事?”我强忍着拿砖拍在他脸上的欲望,淡淡的开口。

  他随手抛过来一个卷轴,“有笔单子指名要你去。”

  哦?最近有钱人似乎不少呢,又指名要我去?我从他手中接过卷轴,心里暗自嘀咕。

  展开卷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被墨线勾勒的惟妙惟肖的女子,柔弱的宛如江南三月的细雨。

  当今圣上的七公主璃梦?生在帝皇家还真是无奈啊……撇撇嘴,一丝不安忽然涌上心头。

  我烦躁的甩甩头,沉默。

  他不说的,我从不多问。这是习惯,也是规矩。

  “好,单子我接下了,但是我要一个人去。”

  扬州,七秀坊。

  有诗言道:西子湖畔西子情,楼外楼中雨霖铃,画廊秀舫霓裳舞,小桥流水叶娉婷。

  无怪那些自诩风雅的无聊男人挤破头了想进坊一游,这七秀坊果然是个美女如云的好地方啊……

  没想到我的目标小美女竟然跑到七秀坊寻求庇护。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越来越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了呢。我邪魅的一笑,舔了舔嘴唇,无视掉身边已经石化的船夫,径直上了去七秀坊的船。

  正所谓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我似乎正好赶上了七秀坊开坊表演的日子。

  望着眼前如山一般黑压压的人头,我不禁一阵晕眩。

  想我墨焰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最怕混在这种人山人海中人挤人。

  在我正对着面前黑压压的人名群众头晕时,一丝冰冷的气息从身后的阴影处飘出。

  回身盯着墙角眉头大皱,一丝怒气从心头冒起。

  “墨十七,我不是已与墨主说过我要独自行动么!”

  “可是……我……”一身黑衣的男子悄无声息的跪伏于我脚畔。

  “给我滚!”

  拂袖,转身。身后的男子神色复杂的悄然离去。

  哼,墨胤那个小心眼,每次都要派个暗哨盯着我,我看起来就这么容易跑路么?我不爽的暗想。挤出人群,难得的好心情被破坏的我也无心挤在人群里看外坊难得一次的表演。

  在水畔找了一处无人打扰的亭子,便倚在柱子上望着水面走起神来。

  太阳悄悄的藏进云里,只留下几道迷蒙的光柱打在水面上,一时间,飘散着淡淡水雾的湖面上仿佛现出了她微笑的脸庞。

  小璃……

  “咚”“哗啦”

  一个粉红色的身影从视线中飞快的掠过并迅速的落入水中,顺便附赠了因为走神而来不及躲闪的我一头一脸的水花。

  “璃梦!你这丫头又偷爬坊主的屋檐!!”伴着耳边怒不可遏的吼声,一个一身白衣的美妇映入眼帘,妙曼的身姿轻巧的掠过水面,拎起了一个湿漉漉的物体。

  “没有!我,我只不过是在练习轻功而已……”那个湿漉漉的物体挣扎着辩解,声音却越说越小。

  璃梦?她便是卷轴上所说的那个女子么?呵呵……有趣,有趣。

  望着远去的身影,我轻笑着舔了舔嘴唇。

  “你!……刚才你都看到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哦?才被师父教训了一顿,这么快就换了衣服跑回来了?

  “刚才?嗯……刚才的阳光是很美。”忍不住想小小的戏耍她一下,我并没有转身,反而故作姿态的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抬头望天。

  不过,这头刚抬起来,天还没有看到却看到了一张写满了嗔怒与不满的脸。水汪汪的眼睛瞪的滚圆,似乎在对我的行为进行无声的控诉。

  看到那双眼睛的一瞬间,我愣住了。

  那双早已刻入骨髓,即便经历轮回的洗刷也无法遗忘的眼睛。

  仿佛想要将眼前的人儿看透一般,我就这么呆呆的盯着她,其他一切都被我抛之脑后。

  “你…………”

  似乎被我炙热的目光吓到了一般,面前的少女微微侧过头,脸上的嗔怒瞬间变成了局促不安。

  “呵呵,你看出来了,我喜欢粉色……”岔开话题一般,她轻声嘟囔着。

  ——你看出来啦,我喜欢粉色!

  熟悉的话语,熟悉的眼神,还有那一抹熟悉的粉色。

  ……小璃,是你么?

  “琉璃…………”一瞬间的恍惚让我忍不住叫出了那个让我魂萦梦牵的名字。

  少女皱了皱眉,有些迷茫的看着我。

  “琉璃?那是谁?我叫璃梦!”

  宛若一道惊雷般,将我从梦中惊醒。望着眼前的人儿,苦涩混着钝痛在心底弥漫开来。是啊,我早应该料到的,可是,你……

  你,果然不记得我了么……

  呵呵,执着于前尘的……果然只有我一个么…………

  还是……你在怨我没有遵守约定等到你归来呢…………

  “喂,你叫什么?”

  璃梦小嘴一撅,瞪着圆圆的眼睛,似乎对我的走神很不满。

  低头轻轻的一笑。

  “我叫墨焰。”

  从那天起我便以新来的贴身丫鬟的名义赖在的璃梦身边。日复一日,守着这平淡闲暇又甜如蜜糖的日子。

  悠然的叼了一根狗尾草,我懒懒的躺在屋顶晒着太阳,心不在焉的看着院中同样心不在焉随意舞剑的璃梦。

  五岁就以学习女红的名义被送进坊避难,几乎没有经历过皇家的血腥与尔欺我诈。怪不得她如此的天真单纯,清澈的宛如一泓潭水。

  她,不是我的小璃。

  我知道的。在我再次来到这世上时候我就明白,我的小璃早已经不在了……

  曾经有人说我放不下,放不下过去。我知道,我是个固执到骨子里的人。

  那人曾劝我,放下情执,你才能获得自由。当你手上抓着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只能拥有这件东西。你放下了,你就有机会去选择别的。更何况你所执着的是那早已消散的事物呢。

  我明白,可是……

  情之一字,最难放手。

  我丢开嘴里的狗尾草,呆呆的望着天边最后一朵云慢慢消散。

  “喂,墨焰,你去码头买点菜回来吧。”梦璃丢开手中的剑,有些不满的冲我喊道。

  “哦。”

  迷迷糊糊的从屋顶翻身落下,已经快中午了么?时间过的还真快……我嘟囔着,晃晃悠悠的向码头飘去。

  当我梦游着把菜拖回来的时候,却看见璃梦掐着腰站在门口,一张俏脸涨的发紫。

  “墨焰!你……这是什么?”

  “买的菜啊。”

  “谁叫你买一车回来啊!我们哪里吃的了那么多!”

  “可是那些女人都是一车一车的往回拉啊……”

  “你……你要气死我啦啊啊啊啊!”

  “咣”,一声巨响惊飞了无数正在看热闹的雀鸟。

  “呜……我的头……”我抱着脑袋蹲在地上,面前的璃梦手里抓着一只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锅子。

  “…………以前明明是那么温柔可人的说……”我小声嘟囔着,万一打傻了怎么办。

  “你说什么?”水汪汪的眼睛瞪了起来。

  “呜……没什么,没什么。我说你今天很漂亮……”

  “哼,就知道油嘴滑舌,”璃梦扭过微红的脸,“把这些多余的送到坊里去吧。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过的。”

  门外路过的莺莺燕燕悄声笑着散去,这看起来十分无厘头的“丫鬟”似乎已经成为她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点缀笑料了。

  我无奈的摇头苦笑,看起来明明那么温婉可人,可这娇蛮暴烈的脾气到底是哪来的呢?莫非是天生的?

  好可怕…………

  下午时璃梦便去不知是哪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家串门子了,把我一人丢在家里。

  于是百般无聊的我又窝在屋顶晒了一下午的太阳。

  “居然说我太傻带着出门给她丢人……”我不忿的撕着树叶。

  “傻瓜——傻瓜——呱。”那棵快要被我撕光树叶的树枝间传来了一阵聒噪的叫声。

  抬头,原来是璃梦养的那只八哥正不安分的在笼中跳来跳去。

  说来也好笑,明明是只漆黑如墨的鸟儿,她非要给人家取个名叫小白。这可怜的八哥虽然十分不满于这个名字,但迫于某只的淫威也只好悲愤的默认了。

  “小白,来~~给大爷我唱一曲~~~”我凑过去拿树枝逗弄笼中的鸟儿。

  “猪撞树上你撞猪上,猪撞树上你撞猪上。呱呱!”小白一边嚣张的叫着一边斜眼挑衅的看着我。

  “啪”手中的树枝和下巴同时落地。这孩子,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呐。

  “老娘今晚似乎还缺个下酒菜呀。”说着,我恶狠狠的拎起笼子向厨房走去。

  “墨小姐万福墨小姐万福~~~”

  “哼,算了,这次就放过你。”我随手将笼子挂回原处,无意间却瞥见摆放在橱架上的古琴。

  轻手取过琴,手指缓缓划过琴弦,熟悉的触感久久缭绕在指尖。

  前世我是个医者,但比之配药救人,我更痴迷于琴艺。

  而这一世,因为职业的关系,琴棋书画倒是都略有所学。

  不过,有许久不曾弹琴了,好怀念……

  焚香起指,指尖掠过琴弦时熟悉的感觉让我不知不觉间便弹琴了曾经最爱的曲子。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清越的琴音中正醇和,高旷空澈,又如流水般百折回转,伴着那若有若无的低吟,一丝哀伤之意飘散在空气中。

  “……你也会弹这首曲子么?”不知何时回来的小璃正站在门前,清澈的双瞳中充满了迷茫之色,“它……叫什么?”

  从琴音中惊醒的我微微一愣,顺口答道:“秋水。”

  “那个人最喜欢的便是这首曲子了……”若有若无的呢喃从耳边响起。

  …………那个人?最喜欢这首曲子?

  那个人……是哪个人…………

  当我回过神开口想要问她时,却发现璃梦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厨房中了。

  耳边,只余下小白聒噪的叫声。

  罢了,管他呢。何必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就算你早已遗忘了前尘往事,至少我又一次找到你了。

  像这样,重新开始也挺不错的,不是么?

  仿佛要甩掉什么似的晃了晃头,轻轻一笑,我拿起树枝与小白开始了新一轮的大战。

  当你觉得一切都可以美好的继续下去时,老天总喜欢和你开一个天大的玩笑。

  所以本以为会持续下去的平静总是被轻易的打破。

  雨后湿润的空气让夏日的闷热减少了几分,晚风不时送来的凉爽也让晴朗的夜空看起来多了几分浪漫。

  坐在屋外一边乘凉一边听着身边心爱的人诉说心事显然是件很惬意的事情。但是这份惬意并没有持续多久。

  “呐,墨焰,其实我并不是坊里的弟子,我……”璃梦望着满天的繁星欲言又止,“我有一个幼时便顶下婚约的人……”

  我知道,其实这些我都知道的。

  我知道你如今贵为公主,知道你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也知道下了单子追杀你的正是你这位想要悔婚谋反的未婚夫的老爹。他的眼线虽然讨厌,但是用来跑跑腿还是蛮好使的。

  我温柔的看着似乎在为难着什么的璃梦,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我想要去找他。”

  轻柔的一句话却宛如惊雷般让我呆呆的望着她,半晌没有说出话来。望着她眼底的温柔和坚定,曾经弥漫在心底的苦涩再次浮现出来。

  这么久以来都是我在自欺欺人么……

  原来……你的眼中就从来没有过我么…………

  往日的种种,在这一个眼神一句话面前仿佛都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失神中猛然站起的身子却因为看到她眼中的惊讶而重新坐了回去,偏过头,掩藏起嘴角的苦笑。

  情之一字,最难放手。

  情执,注定了要成为我一生都无法挣脱的枷锁。

  “让我,陪你一块去吧。”

  “咦?真的吗?”

  “嗯。”

  “啊,那真是太好了!”

  望着她兴奋离去的背影,嘴角的苦笑不由得扩大了一分。

  傻丫头,如此单纯天真的你,叫我如何放得下心让你独自回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你可知,外面有多少人等着要你的性命呐……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