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长篇小说:剑侠情缘之风起云涌 第12章

  第十二章 雄鹰与黄鹂

  秋日骄阳依然如夏日一般的炎热,心中在无顾忌的若飞扬封锁了铁匠铺后,踏上了自己的复仇之旅,烈日之下,若飞扬手持天问枪站立在长安神策大营之前一动未动,他需要用自己的手去获得一份至高无上的权利,只有这样他才能手刃仇人,才能维护这残破世间的正义。

  然而如今早已过了募兵的季节,大营正门旁几名游散的守卫说笑间看着这呆头呆脑的小子以及手中那把乌黑古旧的长枪,对他们来说这是难得趣事,不堪辱骂的话语也有意的让若飞扬听见,他们不想赶若飞扬走,因为这会失去难得的趣味,也不会让他进入大营,不为所动的若飞扬继续站立原地,他在等待着一个可能出现的机会。

  很快这个机会便出现了,神策大营的正门打开了走出了一小队来自草原之上的骑兵,狼牙军,军人特有杀戮之气在他们身上得到完美的体现,神策守卫战战兢兢的站在两旁不敢言语,领头两个骑兵加快坐骑的速度,来到了站在大路上的若飞扬之前。

  “让开。”

  “让我参军。”

  拔刀的声音响起,对狼牙军的两个前锋来说,胆敢阻挡他们前进的人全都得变成尸体,锋利弯刀带着致命的弧线砍向了若飞扬,然而让他们的想不到的是,一杆乌黑的长枪,瞬间便横架在自己的腋下,手中的刀没有办法砍下,若飞扬单手握枪,沉喝一声劲力一吐,两名狼牙军的前锋被这股力量从自己坐骑上震飞,直直的撞向神策营大门。

  若飞扬沉默不语,缓缓的收回了天问枪。

  突然,现场变得一片安静,狼牙军中走出了一名绝代杀神的身影,座下的黑影龙飞喷放着炙热血气,冰冷的双眼肃杀的气氛逼得若飞扬握紧手中的天问枪,心中竟出现一丝恐惧,终于!被这个氛围压得透不过气的若飞扬大喝一声打破了沉默,手中天问枪破空而出。

  来自草原的杀神,寒義愈伟单手一张便抓住了若飞扬的天问枪,同时,手中的修罗长刀也反手砍出,一个沉闷声响过后,是让人心寒的骨裂的声音,若飞扬手抚腰间,跪倒在地,寒義愈伟缓缓的收回了修罗刀,适才的一刀他用的是刀背,长安城中,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让若飞扬捡回了一条命,不过就算如此也让他的全身断了数根肋骨。

  “我还……我还没败!”若飞扬黑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寒義愈伟金黄色的双眼。

  “为何还要战?”略显嘶哑的声音中,金色的眼睛看着若飞扬那随时会倒下的躯体,居高临下的目光,带着高深的意味。

  没有丝毫的畏惧,若飞扬用自己坚定的眼神反击:“我,是武者!我!必须复仇!”

  “复仇么?”

  “我不能倒下,在手刃仇人之前不能就这样倒下!”若飞扬的的话语如磐石一般,一字一句的吐出,无视着身上那股的锥心的疼痛。

  “你……合格了。” 寒義愈伟说完催动座下的黑影龙飞从若飞扬的身旁走过。

  听到了这句话的若飞扬终于不支倒下了,今天他踏上了自己复仇之路的第一步,这……将是一条不归之路。

  长安城安府中,安禄山正坐在后院的小屋中把玩着手下所呈上古董,忽然一道冷风吹过,大厅外守护安禄山的两人已察觉有些不对,他们各是一方高手被安禄山收买为贴身护卫。

  一人手持大刀怒吼:“什么人,装神弄鬼!!”

  “哈!”一声轻笑,一袭白衣脸带白玉面具的神秘刀者在骄阳之下破空而现。

  “何方小辈,胆敢闯进此处,留下命来!”另一名傲慢的剑者,已经应声出剑了。

  “哼哼~~!”

  神秘刀者手按妖刀,刀势已起,狂傲而又潇洒的身影穿梭在两人之间,电光火石中,安禄山两名护卫未见刀起,首级已断!

  “你!!”两名最为信任的护卫居然被瞬间秒杀,安禄山惊讶看着神秘的刀者。

  “安禄山!北方的霸主!今日将死于此地了,哼哼哼哈哈哈~~”神秘刀者狂傲的笑声是对眼前之人的无视。

  “想杀我的人不少!但敢如此大胆杀入的人,你是第一个!”安禄山心知今日定是陷入了一场死劫之后,拔出腰间的弯刀准备一拼到底了!

  这时神秘刀者却缓缓收回妖刀,“哟哟哟~没想到在我如此华丽无双的妖刀之前,你居然还有一拼的勇气,我知道的信心从哪而来,你在等待着寒義愈伟的到来,再过一刻便是你召见他的时候,我欣赏靠自己能力来获取生机的人,来!我们来玩一场趣味的游戏,看看你能否在我的妖刀之下撑到寒義愈伟的到来,今日我特别的优惠,给你提一个问题的时间,若是我愿意回答的问题,你的生机将会加上一点点,我数到3,你就必须问,咯咯咯~~1……”

  听到神秘刀者的言语,安禄山惊讶于他能如此清楚自己的在府中的一切,看来为了杀自己他已经摸清了自己的一切,在神秘刀者数到三之前,安禄山问道:“你到底是谁?又是谁派你来杀我的?”

  “啧啧啧……”神秘刀者摇摇头:“愚蠢的问题,是你自寻死路了,哈哈哈哈哈~”

  笑声未停,神秘刀者拔出了妖刀,安禄山见状忙手中的古董丢向神秘刀者,同时也双手握刀运起全身之力砍向对手。

  刀与刀的交接,安禄山手中的弯刀架住了神秘刀者致命的一击。

  “喔~~原来你并非如情报中所说的那样差啊。”神秘刀者手上略微用力,安禄山被逼得退后数步,额头汗珠滴落下来,神秘刀者另一只手轻点面具似在思考什么:“恩~~抱歉,我突然想起一事,为了能更完美的杀你,你的希望寒義愈伟将会被拦截,如果,你的运气够好那么他将会准时到达,如果不够好~他将见到你尸体了,哈哈哈~”

  安禄山暗自心惊,忙一闪,躲过越压越重的妖刀,突然几道刀光闪过,在他的胸前和腹部留下数道伤痕,邪魅的笑声中,神秘刀者似乎非常享受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而另一边,一身战甲的寒義愈伟才刚刚踏入安府他向着后院走去,这是他和安禄山会见的时候,刚入花园中,风中飘来的血腥味,让他皱了皱眉毛,正准备加快步伐,突然一只浑身洁白的雪狐跑到了他的面前。

  “小玉,小玉,你跑哪去了。”花园中传来一名少女的声音,她一身侍女的打扮,面貌也甚是平凡,不过却有着一种连寒義愈伟也说不出来的气息。

  她是安府中的一名侍女,寒義愈伟常出入于安府中也见过她几次,在美女如云的安府中她就如山间的一朵野花一般那么不起眼,也那么的纯真。

  “小玉,小……”寻找白狐的侍女,看到了寒義愈伟,双眼中透露出一丝害怕,不由得低头呆在了原地。

  寒義愈伟俯下身向白狐张开手,那机灵的白狐此刻却温顺的爬到了他的手掌中,他支起身走向侍女,伸出手道:“这是你的白狐吗?”

  “是…是的……”侍女轻轻的道,语气中露出一丝害怕。

  “你害怕我么?”

  “不……不是的……”侍女忙摇摇头,不过一对上寒義愈伟那双金色的眼瞳后,又连忙低下头。

  寒義愈伟唇角露出一丝少见的笑容,他伸出自己巨大的手掌,拉住了侍女的手,将白狐小心的放在了他的手中。

  “多…多谢将军了。”侍女抱着白狐,向寒義愈伟盈盈施了一礼后,转身向花园深处走去。

  寒義愈伟目送着她的离开,直到在眼中消失为止,这时风中传来了更加浓烈的血腥味,寒義愈伟皱眉,加快速度向安禄山所在的后院跑去。

  小屋中,安禄山混身是伤鲜血淋漓,手中的弯刀再也把持不住掉到了地上,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的余地。

  “非常不错的游戏,但也该结束了。”玩腻了的,神秘刀者,妖刀上手,气一运,刀随走就要结束安禄山的性命。

  这时!一道猛烈霸道的刀劲袭入,神秘刀客,倍感危机反手一刀。

  “喔~喔~喔~~!没想到你居然赶来了,安禄山!恭喜你获得了游戏的胜利,寒義愈伟下次再见,你我将见证是你的修罗更强还是我的妖刀更狂呢……哈哈哈哈哈~~~。”

  带着狂傲的笑声神秘刀者不再恋战,抽身就走,寒義愈伟追之不及,回身扶起伤痕累累的安禄山,却换得安禄山一声怒骂:“混蛋!!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老夫差点就死在这里了!”

  寒義愈伟沉默不言,金色的眼瞳放出了冰冷的寒气。

  休息一会,气焰降下了的安禄山也察觉有些不对,忙又道:“哎~愈伟,刚刚是老夫一时激愤,你千万不要挂念在心,哼!没想到在长安居然有人想杀我,老夫这次不死,定要让他们以死来尝~额~痛啊。”

  第二日,安禄山便在唐玄宗面前哭诉昨日的遭遇,为安抚安禄山的心,唐玄宗赐予他监察此事的权利可先斩后奏,安禄山也把握了这次机会,在长安城中大肆的铲除异己。于是,一轮腥风血雨很快便在长安城中刮起。

  刺杀失败的神秘刀者,坐落在刑场之上,眼中看着雇佣自己的那人以及他的**于刀斧手之下,他感叹的道:“啧啧啧,这飘蓬的血雨,实在是非常的迷人啊,安禄山,你之能为,值得我的肯定了,就让我期待你下一次在游戏中的表现吧,咯咯咯~”

  “此次失败,你必须付出全部的代价。”神秘刀者身旁站着的一人,居然是安府中那平凡的侍女,此时她怀抱白狐,却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神秘刀者站起轻轻挑起侍女的下巴:“喔~~你在怪我吗?你生气了?你抓狂了?还是……你想为刑场中的人留下你那慈悲的眼泪?咯咯咯哈哈哈哈~”

  “你这次失败,不仅让我们在长安城中的势力被连根拔除,而且也让我的身份暴露了,你该如何去承受这次失败代价,我也是非常的期待。”侍女不为所动的道: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而且…………”神秘的刀者,慢慢的转到侍女的身后,将她轻轻的抱住:“我不认为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就算寒義愈伟会怀疑,他也不会去揭发你。”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感觉……只要你回去,我相信他一定会来找你,而且你也不想就这么放弃这难得的身份吧……呵呵~”

  “如果你猜错了的话,我不就是很危险了吗?而且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你不得不相信,你放心我会在暗处保护你,如果我猜错了,我将奉上我美丽的双眼,以及我完美无缺的妖刀!相反我猜对的话……”

  “我答应为你做一件事,当然必须是我能做到的才行。”

  “成交……如此,千面银狐初音,就请你展现你所拥有的能为吧,呵呵呵哈哈哈~”

  秋霜月寒,一身薄衣的初音,站在安府中的荷塘旁,身后熟悉的脚步声缓缓走来,就算是早有准备,但面对寒義愈伟的到来,初音依然心中一紧,忽然,就在寒義愈伟走近之时一件柔软的披风搭在了初音的身上,全身一紧的初音回过头,看向寒義愈伟,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你还在怕我?”

  “不……不是……”初音语词吞吐神色慌张带有些许的羞涩,似是演技高超,又似是真情流露。

  寒義愈伟没有多说什么,他犹豫了一下问:“为何这么晚了,还在此处,不怕着凉么?还是你有什么忧愁,能说与我听吗?”

  “这……”初音眼神游离间望向荷塘中的鲤鱼,“音儿,何德何能劳烦将军如此挂念,就如这池塘中的鱼一般,音儿就如那被困在笼中的黄鹂一般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这些将军能理解么?”

  “草原之上,只有展翅高飞的雄鹰。”

  “可惜这里不是草原,而是长安城,将军请……啊!”

  突然,寒義愈伟将初音拦腰抱起,向花园外走去,初音大惊忙道:“将军,将军,请放下我,请放下我!”然而都于事无补,寒義愈伟丝毫不理初音的反抗,继续抱着她走,心中慌乱的初音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一声哨响,黑影龙飞从黑夜中跑来,寒義愈伟抱着初音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黑影龙飞如闪电一般在长安城中疾驰而奔,此时已经平静下来的初音,靠在寒義愈伟怀中,耳边传来呼呼作响的风声,冷风中她不由得将身体蜷缩在一起,看向寒義愈伟英俊挺拔的面容,她的目光迷离了。

  不久他们就来到了长安城上,初音奇怪的看着寒義愈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这里,银月之下,寒義愈伟策动座骑来回的走动,忽然,黑影龙飞纵身一跃!竟从长安城墙上一跃而下,惊叫声中,寒義愈伟将初音单手高高的举起。

  “感受雄鹰的力量吧!” 寒義愈伟大声道:

  惊叫声渐渐降低的初音呆呆的看着脚下的世界,仿佛犹如雄鹰一般的在空中飞翔,她不由自主的张开了自己的臂膀,感受着风的气息,自由的气息…………

  夜色深了,回到安府中,寒義愈伟小心的将初音放下,初音看着这雄伟的男儿微微一礼后道:“多谢你,将军,音儿会将今夜当做最美好的回忆的。”

  寒義愈伟点点头说:“我会再来看你的。”说完,便骑着黑影龙飞消失在黑夜中。

  初音目送着寒義愈伟。

  “想要追又不好意思讲,寒義愈伟单纯的男人,呵呵呵~哈哈~~~”狂傲的笑声再次响起,神秘刀者出现在初音的背后,他轻抚着初音的面部:“如何?我说得没错吧。”

  “哼!你想要什么?”初音冷声道:

  “至于这事让我先想想,啊~~刚刚那些让人做摸不透的表情,是真还是假呢?初音,你的演技真的到达了如此的地步了,还是…………”

  “无须多言,若你在不说你的条件,我便不在接受了。”

  “好好好,咯咯咯!我想让你陪我玩一个游戏。”

  “什么游戏?”

  “我要你爱上寒義愈伟。”

  “根本不可能!”初音单手一挥,从神秘刀者的怀中挣脱。

  神秘刀者不怒反笑道:“哈哈哈哈~你别急嘛,这只是游戏其中的一环,你要做的是让寒義愈伟爱上你,并让他杀死安禄山这样就是你赢了,如果在这个中途你爱上了他,那么便是你输了。”

  “既然有输赢,如果我赢了又会如何,输了又会如何。”

  “你赢了,我依然送上自己的双眼和妖刀,而你输了嘛……就让我!在你真正的脸上,留下我妖刀的痕迹,咯咯咯哈哈哈~~”

  “哼!你是输定了!”

  “喔~~是吗?我真是期待,我真是期待这场游戏真正的结果啊~~哈哈哈~~”离去的狂傲的身影,为这片夜空带上了凄美的恐怖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