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长篇小说:剑侠情缘之风起云涌 第八章

  第八章 长安之行

  长安,大唐帝国的国都唐开元盛世至此已经历经了100余年,如今也终于开始走向衰败了,城墙之内,绵延不绝的大街小巷中,尽是繁华,尽是欢歌。城墙之外,瘟疫横行,暗潮激涌,如果唐玄宗能多多地了解这个繁华城市之外的世界,大唐国命的走势也许会改变的吧。

  繁华的大街上,第一次走下华山的剑如风一脸新奇地看着长安城中各式各样的建筑,嘴中不时地发出惊呼声被路人不停地指指点点,若不是看见他身穿纯阳道袍,手上还提把剑,早就嘲笑起来,一旁的剑十八却是笑而不语,几年前的自己,不也是如此么?

  人来人往中,剑如风忽然被人撞了下,他连忙回过神才发现撞到自己的是一个可爱活泼的红衣少女,他连忙抱拳道:“对……对不起姑娘,都怪我不小心,你没事吧。”

  “呵呵。”红衣少女轻笑一声,对着剑如风做了副鬼脸,便转身离开了,很快便消失在人海之中。

  “姑……姑娘。”剑如风呆呆地望着红衣少女离去的身影。

  剑十八轻轻一笑拍了拍,剑如风道:“目光别老是放在女人的身上,会被当做登徒子的。”

  “啊,大哥我没有啊!。”剑如风回过神后忙道。

  不过他虽是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的内心,剑十八摇摇头苦笑着继续前进,剑如风忙跟上,走到剑十八身旁吞吞吐吐地道:“大……大哥,这就是长安城么?人来人往的可比我们纯阳要热闹多了。”

  “这只是外城,到了内城那才叫真正的热闹。”剑十八喝了一口酒道:

  “还…还能更热闹?”

  剑如风满脸的不信,在跟随着剑十八的步伐穿过了长安内城的城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景象,足以让初出茅庐的剑如风惊呆在原地。

  长安城中不知忧,长安城中不问苦,城中风云不知改,在看人间多欢愁。

  长安城内的绸缎庄中,剑如风头系一碧玉发冠,身着一身淡蓝色的侠士长袍,相比以前他少了些出尘之气,却多了些侠士的英武,站在铜镜面前一动不动,一旁的绸缎庄的老板童美人正仔细的帮他理平衣服上的皱纹,这些看似亲切的举动,顿时让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全身僵硬,他艰难地转过头看向庄外坐在石狮上喝酒的剑十八道:“大哥,好好的干嘛要换身衣服啊?”

  剑十八边喝边道:“若不脱去那身道袍,你以后行走江湖的话,将会困难重重。”

  “十八哥说得是。”童美人轻轻一笑,已经帮那剑如风理好了衣服,“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十八哥还记得奴家,这几年来奴家真是想你想得伤心了。”

  剑十八向童美人道:“承蒙童老板挂念,十八愧不敢当,如风,快付钱。”

  “哦,好的。”

  “诶,不必了。”剑如风正要拿出怀中的银两,却被童美人一把按住他的手,顿时他便石化在原地了,童美人看向剑十八道:“十八哥能再度光临我的小店是我的荣幸,你们行走江湖花费也少,这衣服的钱就不用付了,当我送给你弟弟礼物吧。”旋即又轻轻一笑道:“如风弟弟,也真是可爱的紧。”

  “如此,十八就在此谢过了。”剑十八道过谢后,看向剑如风,摇摇头,起身离开:“如风,再不走我就把你留在庄内了。”

  “啊~!等等我啊大哥,多…多谢,童…童老板了。”回过神的剑如风忙追向剑十八,刚出庄的时候又险些被门槛给绊倒,慌张滑稽的模样逗得庄内的童老板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兄弟两一路向着长安城的中央走去,剑十八靠着以前的记忆,转入了一个小巷之内,虽是一墙之隔,但剑如风还是感觉到了这条小巷的不同之处,相比外面的热闹这里却是清冷了许多,走了没多久小巷的深处便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打铁声。

  走到巷子的终点,一座破败小屋之前,剑十八眼中出现的是一个孤默的人影以及沉重的打铁声。

  “朋友。”剑十八看向那孤默的打铁之人:“陈师父在吗?”

  “他……死了。”打铁的人淡淡回答,手中的铁锤依然没有停下。

  “死了?”剑十八大感意外,沉下声来继续问:“如何死的。”

  “一场瘟疫,感染的人。”打铁的人将火烫铁胚放入了一旁冰冷的水中,在冒起的蒸汽中,他语调不变道:“被人活活的烧死了!”

  “什么!!”剑如风惊道,似是不相信在长安之内还有着这样残酷的一面。

  故人惨死,让剑十八心中一懔,他沉吟了一下又问:“朋友,陈师父是你什么人,你为何继承了这间铁匠铺。”

  “他是我的恩人,我的师父,我的……亲人。”打铁之人重新拿起铁胚继续挥舞着铁锤,沉重的打铁声再次响起。

  “既然如此……朋友。”剑十八靠在石墙上:“你不想报仇吗,不想伸张正义吗?”

  “报仇?指使烧死他们的人是长安城内的高官这让我如何报仇?伸张正义,在这残破世间还有什么正义,这些对我来说太难了。”

  “这世间没有难和不难,只有做与不做。”剑十八看向铁匠铺中,在一个角落,一把通体黝黑的长枪正孤独的躺在兵器架上:“难道你没有听见陈师父的天问枪,正在哭泣吗?”

  打铁之声停了片刻,旋即又一声接一声的响起。

  “既然你不愿去做,那就让我带走天问枪,我要用他割下仇人的头颅,以祭奠陈师父在天之灵。”

  剑十八说完便走进铁匠铺,准备带走天问枪,忽然耳旁劲风一扫,剑十八一偏身躲过了迎面扫来的铁锤后,掌风来袭剑十八同时出掌,两人各交一掌,剑十八急退数步退出了铁匠铺。

  “你!”剑如风见状便要拔剑,被剑十八伸手拦住。

  “你们离开吧。”打铁人走回风炉前继续重复着相同的事。

  “走吧。”

  知道多说无用,剑十八便带着剑如风离开铁匠铺,刚走出没多远背后传来打铁人的声音:“你叫什么名字?”

  “剑十八。”

  话音刚落,一把剑柄和剑鞘全是黑色的长剑从铁匠铺中飞出,剑十八扬手将其接住。

  “这是师父最后的杰作,也是他要交给你的剑,也许你说得是对的,这世上的事没有难或不难,只有做和不做,谢谢你。”

  “还不知道兄台贵姓。”

  “若飞扬。”

  “若兄,告辞了。”

  打铁声再度响起,和刚才不同的是,打铁声中少了沉重,多了一份坚决,在这样的打铁声中送别了两兄弟。

  悦来客栈中。

  奔波了一天剑如风大口大口吃着桌上的食物,纯阳山中很少能吃到如此多的美食,如今好不容易下一次山,当然要好好大吃一顿了,同在一桌上的剑十八不为眼前的美食所动,他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注意力却是集中在周围饭桌上的人群中,从一些只言片语中听到了许多消息,其中最多的便是位于长安城外天都镇中那场突然而来的瘟疫,以及丐帮帮主洪兴越失踪的消息。

  听到这些消息,剑十八的双眉深锁,想不到这几年过去了,江湖中的形势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反而更加的混乱了,也许当初苏师兄也是看到了这样的场面才立志要改变江湖的吧,思绪间,剑十八摇摇头将杂念抛之脑后,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尽快找到两位师兄才是。

  吃饱喝足的剑如风也满意的呼了一口气后道:“小二。”

  在客栈内跑堂的店小二,连忙跑过来道:“诶~两位客官,不知有什么吩咐?”

  “结账。”

  “诶~好,我看看泡椒里脊,糖醋排骨…………”店小二看了看桌上的菜,心算一番后笑道:“两位客官,一共三两纹银。”

  “恩。”剑如风点点头伸手向怀中,准备摸出钱袋,然而此时怀中却是空空如也,“这!”剑如风一惊忙站起身四处寻找钱袋却是怎么也找不到。

  “哎~我说客官……”店小二支起身子,语气突变,“莫不是想说没钱吧,哼!向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亏你还穿的这样华丽,我告诉你!别想再这吃霸王餐,我们客栈可是有百年以上的招牌了,我可告诉你,你再不给钱,我就报官去了。”

  “你!!”

  剑如风那受得了这股气,正要发难,被剑十八拉住,同时将手中一物顺手抛给店小二,店小二接过东西,一看居然是一锭金子,忙弯身赔笑道:“原来钱在这位客官身上啊,抱歉前,小的刚刚不该对这位公子如此说话的,不知道两位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剑十八将手中空荡的酒瓶丢给店小二道:“给我这酒瓶打满酒来,另外在给我们准备两间上房。”

  “诶~~小的马上就去准备,请两位客官稍等。”店小二欢快跑向客栈的酒窖去了。

  “哼!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剑如风一怕桌子怒道:

  “别和一个店小二计较了。”剑十八说道:“你看看,还有什么东西不见。”

  “恩!”剑如风忙仔细地检查自己的东西,急道:“不好了,大哥你上回给我的青狼令也不见了。”

  剑十八连忙一把将剑如风拉到椅子上坐下,环视四周发现并没人注视他们后小声的问:“还记得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这…………”剑如风细想了会,突然脑中回忆起那红衣少女:“该不会是刚刚在外城那里。”

  “看来就是了。”

  “客官你的酒来了。”这时店小二为剑十八打酒归来,他小心的将酒壶交给剑十八道:“不知道客官你还有什么吩咐??”

  “带我的兄弟去客房里面休息。”剑十八说完便准备到客栈外面去。

  剑如风忙问:“大哥,你要去哪?”

  “我出去找回那个东西,你就在客栈中等我回来吧。”剑十八回答着便已经走到客栈外的大街上,很快就人海中消失了。

  目送剑十八离开剑如风回过头正好看到一脸媚笑的店小二:“客官,请跟我来。”

  “哼!”剑如风冷哼一声,拿起自己的佩剑跟在店小二身后,走向客栈的房间中,悦来客栈一共三层楼,一二层是客人吃饭用膳的地方,第三层便是客房了,剑如风随着店小儿走向客房,却没有发现正在客栈二层用膳的灵风单于盈师徒二人。

  灵风筷子上夹了一块糖醋鱼对单于盈道:“乖徒弟,你重伤未愈,让师父来喂你,来张开嘴~~”

  “可是……师父……” 单于盈眼角的余光瞟向一旁堆成一堆的盘子道:“我已经吃了很多了,不能在吃了啊……会……会……会…胖的。”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灵风双眼一咪,详装生气的道:“诶~~这怎么行,你不多吃点的话怎么能饱,不吃饱的话又怎么有力气啊,没力气的话又怎么学习我的上乘武功啊?你没武功又……”

  “好了,好了,我吃就是了…………”单于盈闭上双目,一狠心张嘴咬下筷子上的糖醋鱼。

  “嘿嘿,这才是我的乖徒弟嘛。”灵风回头再看桌上的菜已经没了,高声道:“小二!”

  “诶~来了~~”刚刚送剑如风去客房的店小二一阵欢快的跑了过来问:“客官,有什么吩咐??”

  “给我来两斤酱牛肉。”

  “啊~还要啊!”单于盈眼角含泪的道:

  店小二也连连点头说:“客官啊,你看这位姑娘也吃不下了。”

  “谁说是她吃的……”灵风说着肚子也咕隆的叫了声:“是我要吃的嘛。”

  “好的~,客官稍等马上就来~”店小二又道:“不知道,客官是否要些酒来?本店有……”

  “不要。”简单的二字,又寒有冷。

  “好……好的。”店小二打了个哆嗦连忙退下。

  想到自己师父的忌惮和自己终于解脱了,单于盈轻笑不已,笑声正如那北归的春燕美妙动听……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