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长篇小说:剑侠情缘之风起云涌 第七章

  第七章 战场杀神

  秋风起,暮烟飘,天策府演武场中,一片肃杀的氛围,天策神策,大唐两支最顶尖的部队,今日齐聚演武场是为了每年一度的演武军练。

  高台上,天策统帅,镇国大将军李承恩立于正中,手持护国长枪,虎眼一扫检阅场中众将士,绵延数十里的演武场中天策飞马,先锋将士位于右侧平原之上,两翼骑兵雁行散开,中坚方阵唐刀林立,战盾护身,后方弓箭手握弓捏箭,蓄势待发,反观左侧高地之上的神策军,所排之阵也是密不透风,处处坚固,处处难攻。

  “好,好,好。”道好之人,声音细于常人尖锐刺耳,轻拍手掌声响起,来人在说:“李将军的天策儿郎果然血气方刚,让人望之胆寒,老奴甚是喜欢,不过老奴的神策军也是不差,今日演武只演练军阵即可,莫伤了两军的和气了。”武氏称帝,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对抗忠于李氏的天策,创建神策军,为避免其军权旁落故其最高统帅全由宦官担任,传至今日,其军权已经落入了大宦官高力士手中。

  “公公所言有理,我自有分寸。” 李承恩虽看不惯军中有妖人存在,但为了不被高力士嫉恨也唯有与之虚以委蛇,他向一旁的监军点头示意可以开始演武,此时却忽然听得一人冷哼,口气中满是不屑。

  冷哼之人,腰胯一缳首大刀,膀阔腰圆,满脸胡须,一脸横肉看之凶横,此人正是当今玄宗眼下的红人镇守边疆的三镇节度使,安禄山,他狠狠道: “陛下要我前来观看演武,原来不过是些小孩儿过家家的游戏。”

  听到这等羞辱之言,李承恩身后几名将领正要翻案却被他一手拦住,李承恩看了眼安禄山压下心中怒火冷冷的道:“不知节度使此话何意。”

  “哼!”安禄山冷哼一声:“老夫我,镇守边疆数十年,座下军士每天都和那群杀狂了性的胡人作战,刀过枪走,生死难料,哪像你们,襁褓中的婴儿一样,这种连血都见不到的演武,不是娃儿过家家的游戏么?”

  高力士连忙附和道:“是是是,节度使所言极是啊,我们真是……”

  李承恩双目一睁吓得高力士一跳不在多说,李承恩转眼看向安禄山问:“那么节度使,想如何演武。”

  “简单!”安禄山双拳一碰,“来场硬碰硬的厮杀,生死由命!”

  “好!”李承恩大声道:“清寒,默何!”

  一银甲小将和一红甲小将从众将中站出,各自对李承恩抱拳道:“末将在!”

  “沙场点兵!上阵杀敌!!”

  “得令!”

  徐默何,默清寒两人各领军符,走下高台,翻身上马奔向演武场天策军中。

  眼见事发不可收拾,高力士忙起身道:“哎呀~ 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啊!”

  “哈哈,如何使不得了,来人。”安禄山一招手,身后几人抬出几个箱子,箱子一打开满是金银珠宝:

  “这些珠宝乃是陛下赏赐,今日两军对垒,这些珠宝就转赠给得胜者,也当是抚慰战死的阴魂吧,哈哈哈!”安禄山放声大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

  “哎呀!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高力士眼见珠宝早就将所有的顾虑忘之脑后,不过他又细想了番,心中盘算着如何赚到这笔意外之财,他笑呵呵的对李承恩道:“不知道,李将军这次对垒如何判定输赢。”

  李承恩指了指神策盘踞的高山道:“三刻之内,我若攻下此地便是我赢,若不能攻下,便是我输。”

  “恩,不错,不错。”高力士点点头又道:“只不过这演武场不似真正的战场一般,不知道将军要派多少人参战?”

  “前锋营一千人,飞马营一千人,两千人足矣。”

  高力士点点头,心想:此次我带了山字营,海字营以及葵字营近五千余人,又是采取守势,而且李小儿夸口三刻之内攻下,呵呵呵呵~看来真是天赐好运啊。

  高力士毕竟带军多年,不是普通的宦官,他吩咐了身边的神策将领下去安排,务必要守住这三刻,同时李承恩手中长枪一挥,监军使立刻挥舞手中的令旗。

  飞马营前徐默何身着校尉红甲,头戴赤爪蛟盔,手持一杆,长一丈二尺九寸,重129斤的狂龙长枪,横天一扫大喝:“飞马踏云,破军!”

  “破军!破军!”飞马营众将士长枪树立,喝声震天。,

  前锋营中,默清寒双目微闭,背带影月长弓,身着的银色战甲反射着落日的光辉,手中灭煌枪尖指地似在等待着什么,他身后的士兵们也如他一般默然不语。

  等待神策一方准备完毕之后,大战一触即发!只听一声锣响,千军之势,不过顷刻之间,便已经砰然爆发!

  震天的杀声中,天策飞马营同前锋营两军,各取一道冲向神策高地,只见率先交战的飞马营统帅徐默何,一提缰绳胯下战马,飞跃神策大军第一道由剑盾组成的防线,入得神策军中,徐默何就如,蛟入大海手中狂龙长枪咆哮而起!

  “裂魂战八方!!”

  狂龙枪猛转带起强烈的回旋之气,就如飓风一般顷刻间便将神策大军第一道防线化为虚无,随后而来飞马营将士手起刀落间毫不留情。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高力士万万想不到短短不到一刻的时间神策军第一道防线便已崩溃,忙取出一张丝绢,擦拭着额头的冷汗,一旁的安禄山默然不语,牢牢的盯着战场的局势,从他多年的战场经验中明白,飞马营虽气势万丈,破军陷阵,但若要在三刻之内攻下神策大营仍显不够,很快他就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神策军后翼。

  神策军后翼,默清寒手中灭煌直指神策大营,两军交接之刻,默清寒按揭突字决,战马瞬移突入神策圆阵中,首当一人手中战盾化为粉碎,飞向半空,微小的缺口瞬间变成致命的伤口,前锋营将士尾随默清寒之后三人一行战马齐催如一把尖刀一般刺向神策军心脏。

  “快!随我包截他们!”一名神策将领指挥手下兵士准备拦截前锋营,忽感冷风一起,回过神来却已经被一只银箭穿过了颈部,瞬间便命落黄泉。

  手持长弓的默清寒再发三箭,射落了神策军的大旗,一时之间整个神策军陷入了混乱之中,各自突杀的天策军,很快便在大营中央相遇,徐默何和默清寒,两人各自相视一眼,便再分左右杀向已经毫无章法的神策军士。

  现今局势,再过半刻,神策军将会失去高地,高台上的高力士冷汗连连,看向沉思中的安禄山,忙道:“节度使此次前来,不是还带了五百狼牙军么,不知道可否帮老………奴家一臂之力。”

  回过神的安禄山大笑一声道:“公公相求,我怎能不帮,只是不知道李将军会不会同意呢?”

  “无妨,我也想见识下,节度使麾下最精锐的狼牙军是否真如传说的那样。”在李承恩看来,就算狼牙军此刻加入战斗也改变不了此战最后的结局。

  “好!”安禄山又看向高力士笑道:“如果,我助公公赢了此战,不知公公会如何谢我?”

  “这……。”高力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安禄山不待他回答又看向李承恩道:“若我助高公公赢得此战,不知李将军能否将一物借我赏玩几天。”

  李承恩一时不知安禄山为何会如此的自信,故小心的问:“你要何物?”

  “我要陛下御赐的镇国长枪!”

  “这…………”

  “若李将军不肯割爱,那就罢了,待我的狼牙男儿取得此战的胜利,我再回边疆,告诉那里的人,原来当年威震天下的天策军,如今不过是群怕输怕死的窝囊废而已!哈哈哈~!”

  “安禄山!!”李承恩怒喝一声!看向安禄山眼中充满了怒火:“我便和你赌这一局!”

  “爽快!”

  目的达到的安禄山,单手一挥,只见演武场后方,狼牙军营地内只有一人出阵,李承恩看向此人,双眉紧锁,只见那人头戴黑爪龙盔,体穿西凉乌金战甲,身披西蜀银边长挂衣,腰系黑狼腰带,手持一柄修罗灭神刀,刀锋长五尺三,刀末瑕疵吞口,坐下喷风战马,乃当今异类黑影龙飞。

  黑甲战将一马奔腾直杀向天策军后翼,数十名天策军士立刻回身拦截,尚未反应,便见前排军士头颅纷飞,坠下战马,幸存的一人看向这黑甲战将眼中仿佛看见了修罗地狱一般,一时失神竟滚落在地,性格暴戾的黑影龙飞抬起前蹄,将其头颅踩碎,黑甲战将一拉缰绳再突入天策军中,修罗长刀再起杀戮,一时间竟凭一人之力捣乱两军的战斗。

  “来将休要张狂。”

  赶过来的徐默何大吼一声狂龙枪如飞龙出海直刺黑甲战将的后背,黑甲战将头也不回反戈一刀,神力撼神力,两股巨大的力量交接,竟是修罗胜狂龙,徐默何座下战马受不了这等巨力,连退数步眼看将要摔倒,徐默何忙一提缰绳稳住马身,出色的骑术让他避免了人仰马翻的局面。

  黑甲战将逼退徐默何之后,头一偏避过了疾射而来的长箭,微睁眼,默清寒的灭煌已至,利用巧妙的时间差,这一击让其避无可避,灭煌枪尖刺入了黑甲战将的前胸却难再进,惊愕间,默清寒想抽枪而退,却已经晚了,黑甲战将单手握紧灭煌,右手的修罗灭神刀横斩而下。

  “清寒!!”

  眼见默清寒将被腰斩,徐默何大吼一声吼醒了惊愕中的默清寒,他当机立断放弃灭煌,策马急退,虽是如此任然被修罗灭神刀划破肚子,一时血花飘散,从坐骑上倒下,难知其生死。

  “纳命来!!!”

  挚友的倒下,让徐默何怒火冲天,为斩此人,凝聚全身之力狂龙再起,黑甲战将拔出灭煌,一提缰绳回身面对徐默何,修罗狂龙再战,人越怒龙越狂,修罗灭神杀手道!

  一招又一招的硬撼,式式均有撼天之威,徐默何身上战甲早已变得破碎不堪,反观黑甲战将却是毫发无伤,终于,徐默何座下战马再也支撑不住,猝死在地,一时不察的徐默何滚到在地,空中一道无情的修罗刀划下。

  “铛~~~~~~~~~!”

  一声锣响,演武结束,徐默何仰头看向近在毫厘前的修罗灭神刀,缓缓收刀黑甲战将提起缰绳,缓缓离去。

  “混……混蛋!!”回过神的徐默何大骂道:“混蛋,别跑,跟爷爷我在大战上百回合!你爷爷的!别跑!!啊~~!!”

  徐默何被一只手拉住脚踝一时不察便扑到在地,回过头却看见虚弱的默清寒向他摇摇头。

  “清寒!!”徐默何连忙抱起重伤的默清寒:“原来你没死啊!哈哈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死定了,靠!!你肠子都掉出来了,我帮你装回去。”

  “我……我……”默清寒痛疼难忍,当即昏了过去。

  “清寒,清寒!!”

  高台上,李承恩缓缓放下敲锣用的长杆,平静的道:“我输了。”

  “哈哈哈~~”安禄山大笑道:“如此,我就在长安等李将军送上镇国长枪了,告辞了。”

  “节度使,慢走,慢走。”高力士忙起身道:

  “等一等!”李承恩突然道:

  “哦?不知道李将军还有何指教?”

  “那名黑甲将军,他叫什么名字。”

  “哈哈哈哈~他是上天赐予我的宝物,草原上的天之骄子! 突厥王子寒義愈伟!”

  狼牙营中,策马归来的寒義愈伟脱下战甲,头盔下的面容是如此的年轻,一双雄鹰般的双眼看向遥远的天际。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