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系列小说【万花归来,不看花】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衣服被脱了

  车夫早早在马车不远燃了柴火,看到裴元抱着浑身是水的如花回来也只是悄悄的打量了一眼,这行走江湖久了很多事情了解得太多是个祸头,这两位雇主没有要求自己帮忙,也就自顾轻松。

  裴元径直回到车厢,找出一颗药丸塞进如花嘴里,他身上的东西可是江湖上千金难求的宝贝,不说能起死回生也是能治百病的。此刻怀里的人说着胡话四肢抽筋全身抽搐,脸如纸白唇色暗紫,若只是单纯的落水怎么会如此?

  没有多想便先点了如花的穴道,那湿哒哒的衣裙正是他烦恼之处,如今除了他和车夫也没别的人了,这一时半会的找不到女子来替她更衣,只是若是这般穿着只怕会加深病情。只是裴元也不是时下迂腐之人,手指利落的解开那些扣子和绑绳,心底也有些感叹女子服装的繁复。指尖的敏感触碰到那般丝滑如玉的肌肤,冰冷的透着青白,往日活蹦乱跳精力四射的女子如今软歪歪的倒在怀里,心里有种什么说不明道不清的疼。

  好不容易把怀里的人弄干净换了衣裳,也没有套上外衫,只是给她着了里衣,怀里的人已经没了意识连胡话也说不出来了。扶着盘坐着徐徐输着真气,这身体里没有别的问题只怕是她惊蛰了。这些噩梦也只有唤醒她才好度过这个心魔。

  如花一夜无梦,醒来迷迷糊糊的想起自己似乎落水的然后呢?张开双眼是马车厢的棚顶,稍稍移了目光便不由得想流口水了,眼前是正在假寐的美人师父近距离的脸,长长的睫毛坚挺的鼻子带着粉嫩的嘴唇,鬓角垂下的发丝似乎都是那般的美。稍稍移动了躺着僵直的身体便发现全身上下都酸痛不已,而且头也好重。她记得自己只是落水而已没有做什么剧烈运动吧?

  “醒了?”裴元自她移动的时候便睁开眼了。

  如花点点头,由着裴元扶着她坐了起来,后知后觉的她才发现刚才她竟然是窝在美人师父怀里睡觉的。这个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继而发现自己身上的外衣没在身上,里衣也不是昨日穿的那件。想到是师父帮换的衣服不由囧了,眼神飘忽了几次都没敢碰到他身上。

  “你怕水?”裴元翻开包袱拿出一身干净的外衫熟络的套在如花身上,手指灵活翻飞,几个结子打得十分漂亮,也不管她惊诧的眼神,只是想知道昨晚她惊蛰的原因。

  “以前,曾经落水。九死一生吧……然后就怕了。”说到落水如花的脸色微微不自在。

  “以后,到水边不准自己一个人。”裴元想想又加一句说道:“我陪你去。”

  “哎?”如花有点受宠若惊的想着,师父的态度比以前奇怪很多了,难不成因为是帮自己换了衣服之后觉得要对她付责任?她脑子没那么迂腐,虽说一想到有个师父这般的绝色美人当老公会暗暗窃喜,以后生的孩子遗传基因肯定一等一的优秀,但是她还是追求爱情的。

  “师父,这个……你不用如此的。”如花想暗示什么又不好开口。

  “什么如此?”裴元莫名其妙的看着欲言又止的人,似乎脸上还绯红得很,是不是昨晚着凉发热了?他伸手按了按脉,似乎只是脉象澎湃了些,没别的毛病。

  “师父,你又不喜欢我,不用对我负责的。”如花硬着头皮说完就低下头了。

  在他眼里以前似乎只有病人和没病的人,当大夫的男女之防本就比普通人要淡泊,若不是如花说起负责,他也没想到自己看光了女子的身体是要负责的。只是,喜欢是什么?

  车厢里的气氛瞬间似乎降低到了冰点,裴元沉思着考虑如花的话,而如花心底也是带着涩涩的,私底下她期待师父说什么?难道期待师父说是因为喜欢她而不是负责么?旋即便自我唾弃了,总是喜欢胡思乱想,没谈过恋爱就老想着乱七八糟的,只不过对她好一些的男子全部都自作多情的想歪了,看这个阵势,师父多半是没想过是什么负责之类的,自己想多了。

  尴尬的气氛一直蔓延着。知道车夫在外头询问是否可以上路了才打破这个僵局。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