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长篇小说:剑侠情缘之风起云涌 第五章

  第五章 疾风锐剑

  纯阳一所幽静的小木屋之内,盘坐于竹床上的单于盈由于经脉逆行脸色苍白,嘴唇发乌,命如风中残烛。在她的身后灵风双掌各化阴阳,左为阴,极寒之气护住单于盈心脉让她不至于走火入魔,右为阳,真阳之气由上而下一点一点的帮单于盈洗筋伐脉。

  屋外,青虚子于睿为两人护法,她心思通慧自是留意到了灵风内功的特别之处,看其所学似乎同纯阳一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却又有许多的不同,而且刚才大殿一战,灵风似乎还有所保留,最后以血淬剑之举。

  “难道这名少年是他的……”于睿心惊,思起一人,心中那无法忘却的一人,随即她又摇摇头苦笑:“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虽说不可能,但此时于睿看向灵风的眼神中却也少了些戒备多了些关爱之意,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审视,眼中的灵风虽无那人的超凡,却也多了江湖游子的洒脱,若在过几年经历了一番洗礼也将非是池中之物。

  正思虑间,灵风已为单于盈重塑经脉,收掌闭目,运气收功,同时于睿也走进屋内,扶住虚弱的单于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丹药,正要给单于盈服下时,感到对面一道锐利的目光,却见灵风正死死的盯着自己手中的丹药,于睿心中明悟,安慰道:“放心,这是我上官师兄炼制的丹药,虽无起死回生之效,却也能助盈儿返本归元。”

  灵风放下心来继续闭目运功,于睿莞尔一笑,将丹药给单于盈服下,灵风虽年少却对自己的这个徒弟关心的紧,自己也可以放下心来,而且盈儿似乎也倾心于他,若有机缘或许将是一段良辰佳话,只是他们如今结为师徒,不知未来又将会遭受多少磨难,想至此,于睿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盈儿……我徒弟她怎么样了。”运功完毕的灵风问道,此刻他也有些慌了神。

  于睿不答,将素手轻搭在在单于盈的手脉之上,少顷,她点点头回答道:“多亏少侠奇功所助,如今已无性命之忧,只是………”

  “只是如何?”灵风急道:

  “只是她武功全废,如今和常人无异,再加上她经脉弱化,不可在练武,若强行修炼则很有可能再现今日的悲剧。”

  “………………”灵风沉默不语,剑眉深锁,少顷才坚定的道:“就算如此,以后我将保护她的周全,直到我死为止,她的仇我也会替她去报,决不让她再像以前那样折磨自己。”

  “若盈儿能听到公子这番话,定是非常感动的。”

  灵风奇怪的道:“有什么好感动的,我是她师父,当然要照顾好她的。”

  “哎~真是个榆木小子。”于睿边扶单于盈躺下边小声的道:

  “恩?你说什么?”灵风有些听不清楚。

  “没什么,其实公子不必如此灰心。”于睿话锋一转道:“我门虽精于剑道却对医术没有太多的研习,不过在长安南方之外数十里处,有一个与世隔绝的万花谷,其门内弟子各个精通于医术,公子可前往那里求医,只是其派规矩特别喜以题测人,若公子能通过他们的测试或许盈儿还有恢复的可能也说不定啊。”

  “万花谷是吧……哼!如果真能治好徒弟,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得去闯一闯了。”

  “如此甚好。”于睿点点头站起身道:“盈儿身体虚弱还需休息几日才能上路,公子刚刚为她疗伤也累了,不如先随我来,我命弟子为你找处休息之所。”

  “不用了。”灵风拒绝道:“我要留在此处照顾徒弟。”

  “这……这恐怕有些不妥。”于睿为难的道:

  “师父照顾徒弟,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灵风看向于睿,语气满是不解。

  “罢了。“于睿苦笑一声便离开了。

  今夜的纯阳现得异常的安静,小木屋内灵风坐在竹椅上闭目养神,忽听一声轻微的哼吟声,忙睁开双眼,原来是单于盈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徒弟,你醒了啊!诶~ 别乱动!”见单于盈挣扎着要起身,灵风连忙过去将她轻轻扶起。

  “师父……”单于盈虚弱的靠在灵风的怀中,感觉自身竟使不出一丝的气力,眼泪顿时就要落下:“师父,我怎么感觉全身无力,莫非我……莫非我的身体……。”

  “傻徒弟,当然不是了。”灵风低头沉吟了一下说:“你这是饿的,没吃饭当然就没力气了,好了我去给你找些东西吃,等吃饱了我的乖乖徒弟又回来了,来你先好好躺下,别乱动。”

  “恩……”单于盈点点头,顺从的躺在床上。

  灵风为单于盈盖好床被之后,转身走到门前,刚打开门却见两名纯阳弟子拦在身前,看样子似乎不愿让灵风离开这间屋子,顿时灵风眼中露出几分怒色,他冷冷的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灵少侠,得罪了。”其中一人抱拳施礼道:“师父有命,让我们守护在这里保护你和小师……于盈小姐的安全,若你们有什么要事交给我去办就好。”

  灵风眼神一懔,正欲发怒却又想到屋内的徒弟,只好按下心中的怒火道:“如此,你便去为我们准备一些吃的来。”

  “是,我立刻就去安排,还请少侠在屋内稍等片刻。”

  “哼!。”灵风冷哼一声,将屋门关上,走回屋中。

  “师父……”单于盈已经听到了刚刚的对话:“难道,师父要将我们软禁在此地?”

  “恐怕这不是你师父的注意,若我所料不错定是那个卓凤鸣大道士的注意。”灵风细想了会,明白定是今天大殿上所使用的招式引起了如今的麻烦,不过他也是个豁达之人,想想便不在烦恼,他神秘一笑说:“徒弟,等会吃饱了喝足了,师父背你好不好?”

  “师父……难道你想……” 单于盈立刻就明白了灵风的想法。

  “嘘~~!”灵风轻轻的道:“别让屋外的那个人听见了。”见单于盈点头后,灵风左右活动了下手脚为今晚的逃离做准备,突然想到一件事忙问:“对了,徒弟,你曾说过你是稻香村的人是吗?”

  “是啊。”

  “那……你给我讲一讲,你小时候的故事吧。”灵风坐回竹椅,一副准备听故事的模样。

  “好的……”单于盈虽然不解为什么自己的师父想听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但还是细细的为他讲来:“我的家乡,是位于扬州边境的一所小村庄,村内主要种植水稻来维持生计,每年的秋季是村子最美丽的季节,故名为稻香村,我是个平凡农户的孩子,每天我都和隔壁的毛毛,莫雨,小荷他们一起玩耍………………”

  听着单于盈过去的经历,灵风双目迷离思绪早已回到了那遥远而朦胧的过去之中。

  “稻香村啊…………”

  时至子夜,急急而奔的两道人影,穿越在华山的雪地之上,剑十八和剑如风正赶回纯阳,回禀师命,行至纯阳宫太极广场前阶梯之前,忽见一道人影如流星一般疾射而出,背后传来一整又一整的喊捉声。

  “高手!”剑十八脚步速变,一跃而起,同时喊道:“如风!”

  “大哥!接剑!”心领神会的剑如风,啸峰出鞘疾射向剑十八。

  “休走!”剑十八接剑顺转一圈,直斩迎面而来的灵风。

  剑芒迎面而来刺痛非常,背负着单于盈的灵风深知对手不可小视,右手一张玄灵随气而转,银月下两道剑光一闪,单单一声双剑交接,剑十八已感对手根基不弱于己,剑势一变,连出三剑攻向灵风。

  “三环套月?呵。”灵风轻笑一声,同时手中也连出三剑:“过时的招式!”

  两人三剑连环,剑尖对剑尖,准确的让人称奇,由空而下,灵风却突然大感惊异,剑十八已在自己眼前消失,而自己的背后却传来了刺骨的寒意,不知何时剑十八已在后方出剑。

  “可恶!”灵风暗责自己不该大意,勉力回剑一挡,却已经来不及了。

  “小师妹!”

  剑十八忽然看清灵风背后之人,及时收剑,却被灵风反戈的一剑刺中右肩,灵风一惊,立刻收剑速退,很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大哥!”剑如风连忙赶过来,关心他的伤势道:“你没事吧?”

  剑十八点穴止血后摆摆手道:“不碍事。”

  这时,纯阳门中的弟子也悉数赶来。

  “如风师兄!十八师兄,你们没事吧。”

  剑十八对自己的师弟点点头道:“没事。”

  “我们速追,别让他们逃跑了!”

  “不用去追了。”剑十八伸手拦住众位师弟:“就算,你们追上了也奈何不了他的,此事我会禀明师父的,让他不会怪罪你们的。”

  “如此……我们就依十八师兄所言了,我们一起去见师父。”。

  “恩……”剑十八应了声向纯阳宫的方向走去。

  纯阳弟子也跟随剑如风回到了纯阳宫中,而灵风师徒两人也顺利的离开了华山。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