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江湖心情 > 小说 >

系列小说【万花归来,不看花】番外二

  番外二

  如花随着师父裴元出谷也有一年半载了,这荒山野岭的跑完全没了方向,脚下的轻功也终于突破到了扶摇直上三重看,师父说了,这武功有所成就必先劳其筋骨。

  这天,走出了那不大不小的边城,荒野外渐渐瞧着是黄沙满地,不清楚师父出沙漠要采什么药,难道是仙人掌?如花晒得口渴,远远的瞧见几间屋子,屋子外绑着几匹马,走得近了一看,乐了。龙门客栈!进客栈前师父低声吩咐了,那些马儿都不凡品,指不定客栈里有什么稀奇的人物,进去之后不要多事不要多话不要乱看。如花唯唯诺诺的点头了,只是双眼还是不安分的四下打量着。

  客栈里三流九教的人都有,闹哄哄的瞧不真切,师父要了两个房间,点了些东西让店小二送进各自房里,再三叮嘱不能随意出了房门才离去。

  这夜里黑得快,如花吃了没多久洗漱一番也累了,倒头便趴床上。迷迷糊糊的半夜里,房门外是脚步声奔腾,她一哆嗦赶紧起来穿了衣裳,打开房门一瞧,客栈外师父和另外一个白面书生提着灯笼蹲在一具尸首前,她这边房门一开,四周围的视线便聚了过来,看得她是心里直打鼓,几步并一步的跑到师父身后,顾不得害怕尸体也静静瞧着。

  “你们几个瞧个没完,到底看出什么名堂了?”那边扛着大刀的莽汉似乎不耐,本着江湖就是个尸骨堆起的地方,不久死了个人么,至于全部都堆在这里瞧着么?

  “这位听说就是”活人不医“的裴元神医。”四下里许多人悄悄私聊着,只是这白面书生倒是没人认得出来。

  蹲在师父身边的白面书生听了微微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裴元,正在查看尸体的师父自然没注意,但是如花站身边看得真切,那书生眼里有些许的激动还有亲切?

  这尸体死于五毒门的毒手,难怪师父那么感兴趣,师父生平除了研究医理之外便是喜欢挑战解毒。

  尸体研究够了,师父也没说什么,白天安顿好如花后便出门去找他的奇花异草去了。

  如花吃过午饭后等不回师父,便忘记了师父的吩咐,左右也想在四周逛逛,只是刚出了门不远便被几个人拦下。

  “万花谷神医门下,哼。抓回去。”

  如花欲哭无泪,出门不利呀。她的轻功与这些正宗的江湖人相比自然是弱得很,手中隐晦的下了几种药,只是对方是五毒门的,下药这事大家都是行家,一时她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回头奔走了几里便被追上了,她苦着脸,真真是自作虐不可活。

  眼前白衣一闪,那个昨晚蹲在师父身边的书生,他怎么会替自己出头?胡思乱想着手已经被人拉住,御起轻功往龙门客栈奔袭。江湖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龙门客栈里是不准动手的,任何天大的仇恨都在客栈外解决。

  “干嘛要救我?”如花回了客栈,瞧见五毒门那些人恨恨瞪着自己却奈何不了,心里一丝后怕。瞧着身边这位书生居然也能跑得那么快。

  “我是陆朝雪。论辈分,你可是要称我一声师伯。 “

  如花一听是自己人,不由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心里对孙思邈师祖的择徒标准很是好奇,师父是美人,师伯也是俊逸书生。万花谷里的水,养谁都是美的吧?陆朝雪,她也只是看门规门谱的时候见其名,师祖的弟子之一,出师得早,居然与裴元这个最小的关门弟子没碰过面。

  这边才想着叫人,裴元竟然回了,淡漠的看了一眼陆朝雪,也没搭理,如花自然是知道自己师父的古怪性情,只是人家是师父的师兄这样总归有些尴尬,连忙附在师父耳边低语几句,裴元也颇讶异的瞧着陆朝雪,微微一拱手唤了声师兄,也没什么旧好叙的,裴元一直是这般冷清的人,说是孤傲不群,领了如花便离开了,如花只得抱歉的朝师伯笑笑,连忙跟着师父走了。

  番外二

  如花随着师父裴元出谷也有一年半载了,这荒山野岭的跑完全没了方向,脚下的轻功也终于突破到了扶摇直上三重看,师父说了,这武功有所成就必先劳其筋骨。

  这天,走出了那不大不小的边城,荒野外渐渐瞧着是黄沙满地,不清楚师父出沙漠要采什么药,难道是仙人掌?如花晒得口渴,远远的瞧见几间屋子,屋子外绑着几匹马,走得近了一看,乐了。龙门客栈!进客栈前师父低声吩咐了,那些马儿都不凡品,指不定客栈里有什么稀奇的人物,进去之后不要多事不要多话不要乱看。如花唯唯诺诺的点头了,只是双眼还是不安分的四下打量着。

  客栈里三流九教的人都有,闹哄哄的瞧不真切,师父要了两个房间,点了些东西让店小二送进各自房里,再三叮嘱不能随意出了房门才离去。

  这夜里黑得快,如花吃了没多久洗漱一番也累了,倒头便趴床上。迷迷糊糊的半夜里,房门外是脚步声奔腾,她一哆嗦赶紧起来穿了衣裳,打开房门一瞧,客栈外师父和另外一个白面书生提着灯笼蹲在一具尸首前,她这边房门一开,四周围的视线便聚了过来,看得她是心里直打鼓,几步并一步的跑到师父身后,顾不得害怕尸体也静静瞧着。

  “你们几个瞧个没完,到底看出什么名堂了?”那边扛着大刀的莽汉似乎不耐,本着江湖就是个尸骨堆起的地方,不久死了个人么,至于全部都堆在这里瞧着么?

  “这位听说就是”活人不医“的裴元神医。”四下里许多人悄悄私聊着,只是这白面书生倒是没人认得出来。

  蹲在师父身边的白面书生听了微微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裴元,正在查看尸体的师父自然没注意,但是如花站身边看得真切,那书生眼里有些许的激动还有亲切?

  这尸体死于五毒门的毒手,难怪师父那么感兴趣,师父生平除了研究医理之外便是喜欢挑战解毒。

  尸体研究够了,师父也没说什么,白天安顿好如花后便出门去找他的奇花异草去了。

  如花吃过午饭后等不回师父,便忘记了师父的吩咐,左右也想在四周逛逛,只是刚出了门不远便被几个人拦下。

  “万花谷神医门下,哼。抓回去。”

  如花欲哭无泪,出门不利呀。她的轻功与这些正宗的江湖人相比自然是弱得很,手中隐晦的下了几种药,只是对方是五毒门的,下药这事大家都是行家,一时她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回头奔走了几里便被追上了,她苦着脸,真真是自作虐不可活。

  眼前白衣一闪,那个昨晚蹲在师父身边的书生,他怎么会替自己出头?胡思乱想着手已经被人拉住,御起轻功往龙门客栈奔袭。江湖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龙门客栈里是不准动手的,任何天大的仇恨都在客栈外解决。

  “干嘛要救我?”如花回了客栈,瞧见五毒门那些人恨恨瞪着自己却奈何不了,心里一丝后怕。瞧着身边这位书生居然也能跑得那么快。

  “我是陆朝雪。论辈分,你可是要称我一声师伯。 “

  如花一听是自己人,不由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心里对孙思邈师祖的择徒标准很是好奇,师父是美人,师伯也是俊逸书生。万花谷里的水,养谁都是美的吧?陆朝雪,她也只是看门规门谱的时候见其名,师祖的弟子之一,出师得早,居然与裴元这个最小的关门弟子没碰过面。

  这边才想着叫人,裴元竟然回了,淡漠的看了一眼陆朝雪,也没搭理,如花自然是知道自己师父的古怪性情,只是人家是师父的师兄这样总归有些尴尬,连忙附在师父耳边低语几句,裴元也颇讶异的瞧着陆朝雪,微微一拱手唤了声师兄,也没什么旧好叙的,裴元一直是这般冷清的人,说是孤傲不群,领了如花便离开了,如花只得抱歉的朝师伯笑笑,连忙跟着师父走了。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