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818 >

【818】这是一个又苏又忧伤的故事

616那个脚踏两条船还理所当然捅刀的藏剑男,大家玩游戏浅酌即止哟!

 

  初识他,我在藏剑山庄看风景乱逛等神行CD。逛着觉得无趣,起身倒杯水回来,旁边站了一个七十多级的叽仔。就取他ID两个字,叫他十六吧。

  我是个矮子控,看到萌的矮子就喜欢跑过去喂一个糖葫芦。于是,我焦点了他,喂了一个糖葫芦。

  如果知道后面会发生那些事,我宁愿不来藏剑山庄,改掉喂糖葫芦的习惯。

  十六的焦点也切换成了我,然后我也不好意思开口说什么,一时间有点尴尬地绕着他跳。

  他转着视角看着我跳了一会,我停下来私聊他:叽叽你要不要师父啊?

  然后,他就点了拜师,我就收了平生第一个徒弟。

  我是花,他是叽。

  我在线时间随着课程改变,没课我就上上游戏、做做日常、成就、打打本。我是pve,pvp半点不碰。

  他说:带我任务吧。

  于是,我放下了所有的日常,帮会里亲友叫我打本我也没去,我在前面打,他就在后面转,什么都捡。

  我看着提示的消息想:难不成我捡了一个新手?

  白天没课的话,我就上线做日常,然后晚上看到提示徒弟上线我就组他。

  我一直玩的是单机三,亲友也大部分不是一个阵营的,野外见关系。

  记得贴吧里还有一个帖子大概题目是“那个教你学会做美人图的人还在吗?”

  我第一次做美人图,做了两个多小时还特别有成就感,没有去百度,自己找不到路不知道被弄晕回笼子多少次。

  我跟十六说:走,带你做美人图吧。

  他说:好。

  我甩了一个YY过去,过一会,他来了。开了麦叫了声:“奶油。”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声音,毕竟我是个声控,经常混CV圈舔大大。他是广州人,说普通话特别慢,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第一句就深入我心了。

  第一次YY对话并没有尴尬冷场,他声音特别温柔,暖进心里。

  我一边开麦跟他说怎么做怎么做,一边时不时焦点他。

  他偶尔轻笑,然后“恩”一声,表示有在听。

  我看他的帮会是pvp的大帮会,随口问:“十六,你要不要来我的亲友帮?”

  他那边十几秒没说话,我觉得那是不愿意吧。毕竟他要是玩pvp,那在大帮当然是相对更好的,赶忙说:“不愿意就不用退,我就随便问问的。”

  然后他说:“奶油,我退了,拉我进去吧。”

  进了亲友帮会后,亲友马上就有反应问:哟,谁家的鸡仔阿?

  我说:这是我徒弟。

  亲友是个毒姐,胸大奶四海野外浪,但是她只奶大师。她说,她的梦想就是让大师喝了她的毒奶乖乖跟她回去看蝎子。

  我在YY跟十六说:“十六,这是我的好朋友,到时候你玩PVP,她可以全程奶你。”

  十六说:“恩,好,知道了。”

  我想了想,好像他从头都没有叫过我师父吧。我说:”十六,来叫声师父吧,让我满足一下。”

  十六又轻笑了几下,却什么也没叫。

  做完了美人图,我一时想不起来要干嘛,跟他说:“你去做任务吧,我跟着你。”

  他说:“我们去转转吧。”

  我带他去了万花看花海,带他去了苍云看湖,带他去纯阳看雪。

  YY里一直放着他放的日文歌,时不时还传来他那边滴滴滴的声音,偶尔他会跟着哼曲,有时候我会听到喜欢的歌,激动地说:“哇哇!你也听这个啊。”

  他说:“你喜欢的我肯定都听过,下次给你唱。”

  我们看了两个多小时,就这么烧着点卡,然后我断了网,躺在床上听满汉里的人唱歌,却总是会回想十六的声音。

  等到第二天白天,我看到十六在线打字过去问:你在干嘛?

  隔了好久,都没人回我。

  等我快要睡午觉的时候,十六说:我是代练。

  他就这么找了个代练升到了90。

  之后的几天里,我养成了他上线就组过去的习惯,跟他一起做茶馆、采草、太原日常。

  他上游戏后就会来YY开麦,我便每次都挂在自己YY里等他来,交谈如君子。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当你一个人久了,突然多出来一个陪你的人,那么你会很依赖他,百般粘着他,他上线你就会看他在哪里,猜他在做什么,偶尔组队发现队里除了他还有别人会马上不开心闹别扭,想那个多出来的人是谁。

  记得有一天,很迟了我还没等到他上线,十点多了,他上线我在打大战,打完后想着重置找几个亲友再带他一次。他上线也没来找我,等我出了本点他组队,过一会才被同意进队。队长是个一身限量的秀萝,十六说:这是我朋友号,我在双开弄装备。

  我打字:有什么要的东西吗?我买给你。

  好久后他才回:不用。

  然后秀萝就离线,被他踢出了队伍。我一直挂着的YY突然传出来他的声音:“你要去做什么?”

  我没说话,然后他说:“我去劫镖了。”

  我说:“嗯。”

  他说:“你早点休息阿,马上熄灯了吧。”

  我说:”嗯。“

  其实我就是想着,那个秀萝是谁,为什么十六会认识。

  他说:”你怎么都不说话阿,我让你不开心了吗?“

  我说:”没有。“

  他叹了口气,开始解释为什么这么迟,说自己家里聚餐吃了晚饭急忙回来上线的。

  我说:”嗯。”

  他在我旁边站了一会,焦点着我,我也焦点着他,YY里安安静静,谁都没有说话,我感受着沉重压抑着我,我讨厌自己为什么这么小心眼,只是我徒弟而已。

  最后,我只等到一句:“那我下了。”

  我没说话,看着焦点突然没有,他的名字变成灰色,YY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突然有点难受。

  烦躁地拉着好友列表看着每个人在做些什么,突然又黄字提示:十六上线了。

  他又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然后我收到了一句密聊:我忘了跟你说晚安了,顺便来把我的QQ号给你。

  就那么一句话,我的所有情绪都没了。

  第二天起床我才加十六的QQ,看着他的签名,他的头像,然后和他发来的“早安。”

  “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又不傻阿,你肯定是刚起床才想到加我的。”

  哦,是!你都了解了我的作息了,没课肯定睡到吃午饭。

  他又给我微信,说QQ不经常上的。

  我看着他资料上写的连续登陆才两天,默默下载了微信。

  不过往后,他的QQ倒是也常在。无意中他提到:自从加了你,我就有了挂Q的习惯了。

  现在想真是嘲讽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十六白天从不上线,一直都是晚上在,一上线就组我。

  我在本里的时候,团长就问:哎,这谁亲友啊?总是点进组。

  然后,他就乖乖在本外面烧着点卡等我出本。

  我为了他也拿起了笔修pvp离经,他转风车我就丢春泥、丢听风,无限奶奶奶。

  有一次我飞错了地方不小心掉进了红名,他不要命地冲了过来,然后跟我一起躺。躺完,YY里我们同时笑出声。

  他从来没说我奶小要去找个绑定奶,我也渐渐体会看见他血线慢慢被拉起来的成就感。

  我就这么修了离经,为了他一个人。

  我改了名字,跟他一个格式。每次毒姐看见我们都会啧啧,十六和我谁也没有说破,只是我一直都没有等到他叫我一声师父。满满的,都是他叫我:“奶油。”

  他的作息特别乱,凌晨的时候等我下了他还在线,但是他下午不回消息,等到晚上才说:下午在睡觉。

  我也说过,十六你作息太不好了。

  他说:习惯了,改不回来了。

  然而,我并不知道的是,这个他所谓的习惯是另一个女的带给他的。

  我们绑定了一切,一起打本、一起日常、一起JJC挣扎、一起看风景。偶尔会有别人进组,他就介绍这是他朋友。

  其中有一个,跟我一见就看对了眼的炮姐。炮姐在组里,追着他来我YY,一进YY就说:“花花 做我绑定奶吧。”

  十六说:“奶油是我的离经。”

  炮姐从那之后就一直跟着我,我上线组了十六,炮姐就一个申请进队甩过来,我走哪里她就跟哪里。野外的时候我鼠标随意点了红名看资料,炮姐就拦不住地顺着我点的人biubiubiu开始打,简直是指哪打哪,打的对面一群红名齐刷刷看过来吓傻我。

  炮姐说:“哎!奶我奶我!快!奶我啊!”

  十六一直忍笑扣字:奶油,快走,快溜。

  这边跟着我飞起来,然后炮姐转过身,YY里静默后传来她暴跳如雷的吼声:“你们不要脸!”

  有了两个绑定DPS的我简直是如鱼得水,不得不承认,那段时间真的非常开心。

  时间慢慢消逝,十六说话的语调依旧没有改变。

  炮姐是个急性子,毒姐虽然不是急性子,但是也活脱脱被十六逼成了急性子。

  当我们开黑CSOL2的时候十六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画风,让你们感受一下就像是东北纯爷们儿打架前说“我X,你信不信老子打你!” 和苏州男人的“我可不可以打你?” 这个例子也是我听来的。纯爷们儿就像是毒姐炮姐和我,弱受就是那个十六,可是我觉得他说话是个萌点。

  那时候的我,他的什么我都喜欢着,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相安无事。

  十六给我发了个信息,说自己一个多星期不会上电脑。我说:好,我等你。

  然后开始一天天掐着算时间过,他作息突然变得正常,诡异一般的正常。每天晚上十一点就来说:睡了,晚安。第二天,七点多就起来。

  那天我晚上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说着他听着,有一声没一声的应着然后我听到了按键盘的声音,我问:”你在玩电脑吗?“

  他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我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我有点后悔,我都没问清楚,但是他也没有打回来解释什么。我就这样一个人开着号站在成都看着周围成双成对插旗或是排队卖萌要饭,然后随手进了一个荻花团。

  也是巧了,去了后我看到了那天在组里的秀萝,这里就叫秀萝小九吧。

  进了团队的YY,听着团长说话,心里安慰了一些,再看看团里满满的人,似乎自己就不是一个人了。

  就这么相安无事,直到团灭一次小九起来后突然炸了个烟花才拉他起来,我才注意到团队里的军爷,频幕黄字很明显,刷着小九和军爷的名字。

  哦,秀恩爱嘛!很常见。

  我随手点了下军爷,却发现军爷也在看着我。一种没有由来的心虚,仿佛偷窥被发现,我马上换了注视目标,团队里人开始打字说秀恩爱,表示嫉妒小九,我默默调了视野不再去看。

  打完荻花已经迟了,我下了游戏退了YY,躺在床上看着十六的头像,突然有点委屈。刷贴吧也刷的没有劲心,想着快睡着第二天就好了。然后,暗下去的频幕又亮起来,屏幕上显示着十六的名字,激动的我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喂 还没睡呢吧。”

  听到他声音,我的委屈好像找到了发泄口。行了,喜欢他我也认了,我还是第一次在二次元上喜欢上这么个人。

  我就哽咽着说:“没呢。”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叫了我的小名,我忍了好久,哭的不可收拾。我问:“你为什么骗我。”

  他说:“对不起,我没上游戏,在写论文呢。这不,刚写完,想着给你回个电话。”

  我只能“哦”一声,那是我没缘故怪你了。

  然后他开始唱歌,唱我没听过的英文,然后催我睡觉挂了电话,还是觉得有点心塞。确定了自己的心思后,却更加觉得心慌。本来只是想喂个糖葫芦,却不小心收了徒,收了徒也就算了,拉扯大后还绑定了日常,绑定了也无所谓,还这么动了心。我不满意的,应该是现在吧!

  后来的两三天,十六每天都跟我电话,我说:”长途好贵的。“

  他说:”那我给你充。“

  我说:“才不要,跟你打的话,我也不心疼。”你们听听,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矫情了,仿佛一夜之间有些变了。

  直到他回来上号,我开心地跟他做完了日常,十六直接神行去了明教。我刚想问:你去那里干嘛?就看到徒弟召请的信息,然后我就出现在了三生树下面,接着我看到了烟花,世界开始刷我跟十六的ID。

  毒姐发来密聊:恭喜抱得美人归。

  炮姐没有找我。

  他一个接着一个炸,光泽铺了一地。

  我站在那里没说话,有点止不住地颤抖。

  良久,他站在我面前说:我们情缘吧。

  好,情缘吧。我终于算是得到了他吗?

  他还是恢复了之前混乱的作息,我们也依旧每天腻在一起,我也觉得安心。每天上课我就跟他聊天,我一说什么歌好听,他就会去听,然后录一小段发给我。每一段,我都仔仔细细小心地存起来,还有备份。

  昨天我录歌给师父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去翻了一下,然后又听到他声音,有点怀念。

  突然有一天,炮姐给我发来一封信大部分是说要A一段时间忙,有一句话让我不能忘怀 :“不要陷得太深 十六早点放开比较好。”

  我伤感着炮姐要A,同时也觉得她说的话让我揪心,是不是提醒我不要在二次元陷进去?可是我已经无法自拔了。

  十六把账号发来了,我课少就上去帮他弄弄装备做做成就,双开截截图。

  他的密码是一串字母,一般字母的都是自己名字,我研究了一会也没看出来是他名字便放弃了。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我琢磨着十六的QQ和游戏密码会不会是一个密码,心想着上他空间弄个QQ情侣。想到就那么进去了,我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乱翻想知道有关他的事情,就那么翻到了加密相册里面是我跟他的截图。

  我一张一张看着,觉得有些小开心。毕竟他把图都存起来了,里面有很多人的截图我、他、炮姐、毒姐,还有我不认识的他的亲友。然后,我看到了还有军爷和小九。

  也是我不对,不应该乱去碰他的东西,不该自作主张以为自己很重要。我不知道该怎么思考,我已经混乱了起来,如果说军爷小九是他亲友,没什么问题,毕竟我也见过小九,他也说是他朋友。但是那张截图里只有军爷小九两个人,该怎么说服自己是第三个人截的图?

  我当时觉得浑身发冷,不住发抖,上了YY想着炮姐的信,找到炮姐问她:“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炮姐说:“你想知道些什么。”

  我简明问过去:“军爷就是十六吗?”

  炮姐说:”你发现了吗?“

  然后炮姐说了一堆话,我已没心情去看,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喜欢的人是有女朋友的,他还有大号,对我隐瞒了有多少?说的话多少是真的?而我又算是什么?

  没忍住把截图发给十六了,十六没有回我,那一天都没有回我,也没等到他上线。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最后还是炮姐没忍住,这边跟我说我真不想A了还管你们这些事,一边又去找十六说了。

  过了一会,十六给我发来:在吗?

  我很平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确定真相后突然一下就平静了。我讽刺地回了句:你可真会演,有了小九还舍不得我。

  十六回我:我也没有想那么多。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就像我跟你一样,也没想那么多。但是,我现在是个三。

  十六说:小九不知道我自己玩了个藏剑,她不知道你。

  哦!所以你要把我藏起来吗?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我不想离开他,至少现在还不想。

  十六开始给我讲他和小九,小九是因为在YY听到他声音后追的他,但是小九是个时差党,在加拿大因为时差的关系他只能每天凌晨白天陪她,这就是他作息乱的原因。但是遇到了我,晚上又来陪我。他就每天微信陪小九,QQ陪我。

  十六说:我也很喜欢你,但是我先有了小九。

  十六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设想过离开你,但是我恐怕做不到。

  十六说:我跟小九打算奔现了,我却出了这么一茬事。

  十六说了好多好多,说到后来我已经看不下去,活脱脱就是我一个插足把原本喜欢小九的十六硬生生抢走了一半。

  我看过小九照片,她很漂亮,真心漂亮,他们很配。

  最后,我问十六:那为什么你不一开始跟我说清楚。

  十六说:因为我怕你走。

  最后我做了最愚蠢的决定和好如初,所谓愚蠢就是我这样的。

  和好意味着我沉默当三,但是我不想。

  我想了想,那我们和好到师徒关系吧。我自己去上号断了情缘,真的是哭着断的。

  炮姐知道后,跟我说:你疯了吗?

  我想我疯了,当我知道我喜欢上远在广州的他的时候,我就疯了。可是我们中间已经出现了隔阂,我们不再谈论感情。

  只不过之后我跟十六的聊天中出现小九的次数在增加,你为什么不再演下去,装作不知道我知道的样子,我可以慢慢淡掉对你的感情,而你也是。

  真的给了我这个机会去讨厌你,就像是我白天问:”十六你在做什么呢?“

  十六说:”我在听小九唱歌“或者又是说”奶油,刚刚小九跟我说那个动漫我觉得还不错,你去看看啊。“

  我也知道他之前所说的习惯了都是小九带给他的习惯。而我知道事实后,他反而不去隐藏了,更赤裸裸摆在我眼前,就像是刀刮着我,他却浑然不知。他的所有习惯都与我无关,我就静静地看着他一边跟小九说”宝贝儿早安“,一边跟我说”我昨天梦到你了耶“。

  真的是这样,断了情缘后你还没有改变?

  我不再去每天起来主动找他,可是他却从来不落下每天的早安晚安,我倒是希望你能够直接一点跟我说滚,让我断了心里那点小想法。后来我懂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从前,我平静地跟他说:”你去跟小九好好地吧。“

  不再看他说话就屏蔽了他,游戏上看了最后一眼1314的好感度,然后再用这个号看了一遍万花谷,在世界上复制了最后一句话。把零散的东西都寄给了毒姐,把纳元丹随手交易给了一个小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流下泪,忍不住想,又忍住不想,最后也没舍得卖号。

  删了号,我到是希望,我喜欢上一个人,他能让我笑,而不是像这样只能忧伤忘了笑。

  然后小九找到我了,直接加的我QQ。

  她说:我听十六提过你。

  我回她:现在来找我,是要撕我?

  她说:可是你应该清楚,我是时差党哦。

  时差党?你的意思是时差党,所以才给了我机会插足吗?

  我当时一心想躲,也没有给妹子正面的回复,现在我想说:祝你跟十六奔现成功百年好合,毕竟我不适合那种脚踏两条船还理所当然捅刀的男的。

  我也许是该庆幸,当时自己上了他空间,发现了点什么。要不然是不是发展的不可收拾的时候我会被贴上818?

  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列表里十六好友也没了,微信上十六的朋友圈我也被权限了。

  后来,我把他删了,真是一点关系都不想再有。

  这里希望所有妹子找情缘的时候擦亮眼一定要看清楚人。

  与其在你不要的世界里不如痛快把你忘记

  ——《方圆几里》薛之谦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