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剑网3 > 最新资讯 > 818 >

三盈蛇黑莓回忆录 多少恩怨情仇烟消云散

三盈蛇黑莓回忆录 多少恩怨情仇烟消云散

  不知道还能玩多久,不过这游戏也没什么新鲜感了,唯一的留恋就是三毛留给我的黑莓,和过去五年里对黑莓的回忆。随着老人们一个个工作,恋爱,结婚,生子等等理由的离开,不知道还能承受多少次这样的离别。也许下一个人A的时候,也是我离开的时候吧。真的很讨厌看着别人A的感觉,还不如自己离开。

  想起刚玩剑三的时候,是个只会九溪弥烟的小藏剑,不知道什么是阵营,不知道怎么打赏金,讨伐。不知道阵营装,跟着夜雨轩的DKP战宝团,听着团长的各种嫌弃,看着世界上喊着“天子峰来各种DPS,不要藏剑”。当时的藏剑,没有摘星,探梅也没有转移仇恨的功能,夕照3刀必OT,作为一个PVE新手,也没什么亲友,师傅天天跟着人家开荒这个,开荒那个。完全玩不下去。当时觉得万花还不错,御姐花的剑铭套特别好看,就把CJ丢了,玩御姐花去了。当时在的服务器是YYL,还没有和落雁峰合,也不知道什么是黑莓,谁又是三毛

  玩万花的时候,也是自己一个人玩,每天早上7点推司空和影,刷刷威望,渐渐地,换齐了一套桀骜千夜。原本的我,也只是一个小散人,每天过着差不多的日子。直到合落雁峰合服的那一天。遇见了黑莓,遇见了重魇狼。

  那一天,和往常一样,在乱世的YY里。当时在YYL,基本都是乱世组织阵营活动,推司空和影。可是,那一天,并不是那么顺利。小子哥开了3个团过来,把我们全部杀回了复活点,然后我们全部躺在复活点,根本起不来。死就死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小子哥却在地图嘲讽”就你们恶人还想推BOSS?跟着三毛推个小谢吗?哈”一群废.物“看见地图小子哥的嘲讽,很多人,也包括我,都被他最后一句话给惹恼了,不停的起来,不停的死。过了会儿,司马也无奈了,只听见司马说“再等等吧,黑莓马上来了,到时候可以起来了“当时的我不知道黑莓是什么样,只见到三毛带着黑莓的两个团,把我们全部从复活点解救的出来,灭了小子哥的几个团,带着我们成功的打掉了司空和影。作为一个散人,今天的威望也到手了。这是我对黑莓的第一映像。大帮会,原来那么威风

  小子哥每天的嘲讽让我一直很恼火,从那天起,我决定了,我要去个大帮会,我要灭了小子哥,我一定要灭了重庆魇狼。那去哪个呢。本来想去乱世的,但是,司马那天的表现让我有点失望,面对小子哥的碾压,司马没有带着我们杀回去。虽然乱世组织阵营活动比较频繁,也很积极,但黑莓的解救让我很感动,再三思考,我决定去黑莓。但是。。这货。。他居然不要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某天晚上,有个浩气朋友跟我说,魇狼要和狼群晚上准备组织偷老谢,我第一时间M了三毛,那晚,双狼的偷袭没有成功。那晚,我进了黑莓。

  进了黑莓以后,我YY从来没有开麦过。帮里都以为我是个妹子。反正这也算是黑莓的传统,男女性别从来就搞不清楚,人妖特别多。(上个礼拜我才知道我认识了5年的七秀是个人妖)。后来,开了战魂劫,有了战阶这个鬼。我刷战阶很积极,打架也很积极,战场也很积极。要我切奶我就切奶,要我花间我就花间。但是狗三毛一直都在YY吐槽,说黑莓藏剑好少,要是多点藏剑就好了。我想到了我之前玩的藏剑。但我的藏剑从来没接触过PVP。技能太多了,我完全按不过来。在我心里第一映像,藏剑好难玩。而且,不厉害。直到洛阳插旗,被当时YYL第一藏剑(狼群黑夜军团的谢渊),恶人谷插旗,被一个叫愣头青的藏剑虐的死去活来,才真正发现,藏剑好厉害。虽然我放弃了藏剑,但我一直很怨念,为什么那时候都嫌弃藏剑,为什么都看不起藏剑。后来,我网上看了谢渊的藏剑PVP视频,学到了不少,而且,我发现了,技能是可以有组合键这一说的。我就毅然放弃万花,从新练了一个藏剑,把所有快捷键全部改了,以至于哪些技能在哪些键位上我老是会忘记。直到满级,我终于习惯了我自己设置的键位。满级后,我第一时间收G,买黑龙令刷镖局声望,买了两把镖局的武器,包了小战宝雁虞套,觉得自己装备差不多了,M了三毛”我想进黑莓,我是藏剑”“多少血?”“9000”“好小,帮里暂时没位子,你先来YY挂着吧“我申请了新的YY去了黑莓,三毛给了我个临时嘉宾。。没错。。临时嘉宾,淡绿色马甲。气得我直接退了YY。不想告诉他我就是那个御姐花。那个御姐花,永远不会出现了。

  玩藏剑的目的只有两个:1.三毛需要藏剑。2.我喜欢藏剑,我要让所有看不起藏剑的人后悔,我要虐死所有看不起藏剑的人

  进不了黑莓,索性继续当个散人吧。先把自己装备搞起来再说。于是,每天默默的做做日常,昆仑守守10W,45W。那时候,天天和乱世的青女,司马,碧仓劫,落尽一起玩,和乱世的感情特别好。4阶的时候,青女M我说”来乱世吧,我给你留了个坑“当时挺想去的,乱世帮会也挺大的,但心里对乱世还是有一些芥蒂,因为我玩WH的时候,黑莓和乱世因为野外BOSS,我们放弃了BOSS,去打魇狼, 乱世却在后面开了BOSS开打了,那时候的野外BOSS,哪个团开了,装备就是哪个团的。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总之后来我们全被灭了。BOSS也没打成,当然,也没让魇狼打成。那次的事,地图吵了很久。虽然我和乱世几个管理关系都很不错,大家天天一起巡山,杀浩气,但后来想了想回答说”谢谢啦,我还是比较想去黑莓”

  7阶的时候,和往常一样,KL守浩气日常。下午的时候,看见三毛在阵营喊“云湖来个藏剑,9=1,水货勿扰“当时我的PVP水平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提高,毕竟天天巡山,天天打架,天天切磋,洛阳和人切磋一切就是一个通宵,不知道切了几千吧,总之战神的称号拿了好久好久了。我M三毛”我是藏剑啊!“”你犀利吗?“”让我来试试你不就知道了”然后,我进组了。那天,我再次进入了黑莓。

  入帮没多久,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就是,某天下午,我在洛阳门口和一个天策切磋,一切都很正常。突然,魇狼一个天策加了我仇人(那时候的仇人都是秒加的,没有现在的54321才加),直接断魂刺龙牙,卒!当时把我气的。。我帮里喊“我洛阳切磋被魇狼杀了。。谁来帮我杀下。。“第一个过来的是藏妖,让我复活点别动,推血推蓝后,直接扑了上去。然后三毛也来了,开了他那刚买的橙武和尚号,双方人数越打越多。那时候的洛阳,整天可以看见中立在地图喊”你妹啊,每次来洛阳都卡成狗!你们有完没完!“打了半个小时左右,家人喊我出门吃饭了。当时感觉很愧疚,毕竟事情因我而起,我却先走了。吃完饭,两个小时候回来,上线发现大家还在打。当时简直感动的不行。(后来才知道这群货闲疯的,就想找个地方打架,他们是感谢我给他们这么个机会激情。无语。。)

  KL玩厌了。切磋玩厌了。就去浩气盟玩了。那天闲的无聊,去浩气盟逮出门做日常的,三毛问我在干嘛,我说在浩气盟玩,然后他也过来了。开了个刚买的橙武QC号,放了1个迎宾宴,1个文会宴,两人都4小药,走起。2个人依托复活点4个守卫,战对面15人,自己死之前总能拉个垫背的。那时候的守卫没有远攻,没有眩晕技。那时候的虎跑100%减伤,这混蛋出了留情BUFF,还要我去前面顶,让他来秒人,没错,他就是这种混蛋。但是,玩的很开心。

  80年代到来了。当时的我还是79级,在黑龙练级,一个大旗把我拉了过去和魇狼一群80级的打帮战。(再次证明混蛋的时刻)一群75~79不等的号,夹杂着一些80级的 打一群80的,但就是能打,怕个鸡。然后,魇狼也拉大旗,也把没满级的也拉过来了。。当时真是。。边笑边打。。都是一群爱打架的神经病。小子哥除了口水这个坏习惯,其他的,魇狼还是挺值得尊重的一个对手。没过一周,寂灭厅门口,我仇杀了魇狼没开阵营的号(好吧,我就是那么爱惹事)。然后魇狼,狼群,铁蛋都来了。那是黑莓,乱世,雪魔的第一次联手,现在看来,那也是最后一次了吧。恶人三大帮会,打败了浩气三大帮会。那一晚,小子哥把帮会没来的人全部踢出了帮会,这一举动,引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魇狼有些人见亲友被踢了,自己也退了,魇狼,解散了。黑莓,雪魔,乱世联合,胜。

  某天,落叶听松”黑龙打架来人“不知道什么情况,当时的我们,打架从来不问打谁,只问在哪里。过去一看,一个和尚,恶人的。好吧,加了仇杀。过了一会儿,帮里一个叫风一样的川川加了我仇人打我。当时帮里和那和尚吵得很凶,三毛上线了,把我们两都拉进小黑屋,YY封麦。说”有能耐去打浩气啊,有能耐你去一个打五个啊,有能耐你去拿个擂台雕像啊。自己帮里你嚣张个P,再有下次不论是谁,全部踢出帮会!”第二个月,我报名擂台赛,拿了冠军,拿到了雕像。隔了一个月,我拿了第二个雕像。这也是我证明自己,证明藏剑地位的时刻。洛阳门口6个恶人谷的雕像,全部都是“黑梅世家”成员的雕像。第二次拿雕像的时候,三毛说他的唐门号也要拿,结果第一场就碰上了他,直接拍死。那天,撕B了一晚上。。后来,我,落叶听松,三毛,一起报了下一届擂台赛。还好,我们一起进入了决赛。在之前我们没有撞在一个小组里。在决赛的各种黑中,三毛的唐门终于拿到了雕像(别怪我揭你老底,谁让你一声不吭A的!)

  解释一下,仇杀的和尚和帮里的和尚是现实的亲友。

    玩家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